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28

28

梅长苏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件外套,翻看了一下像是蔺晨的,他把衣服叠好放在自己的床边。
蔺晨早起正准备到梅长苏房间里查看一下病情,却听伺候他洗脸的仆人说晋阳公主正在梅长苏的房间里。蔺晨觉得此时到梅长苏房间打扰他们母子相处似是有些无礼,便打算自己出门四处走走。刚准备出门,一只大鸽子扑棱棱地落在窗棂上,蔺晨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与朱砂互通消息的鸽子,心里一惊立马把鸽子抓住了解下爪子上的信筒。原以为是阁里出了什么事情,看完了信才知道是老爹要来金陵会友,蔺晨想了想老爹在金陵城里的朋友第一个就要数黎崇,他们确实有好多年没见了。可是老爹单纯来金陵会友犯得着朱砂专程给他报信?蔺晨思忖片刻感觉自己老爹从琅琊山来金陵多半是因为知道了自己跟着梅长苏来金陵,既追来金陵多半是要把他带回去的。
蔺晨给朱砂回了信,索性就往黎崇那里去。黎崇听说老朋友要来金陵看望自己,捋着胡子笑着说:“阿琛该是为了你来的。”
“黎叔,能看破不说破吗。”蔺晨叹了一口气,挠挠头,“您说我现在躲起来,还来得及不?”
“你跟着公子来金陵难道不是已经想好了?”
“是想好了,可是没想到我爹这么快就追来了。”蔺晨想着蔺琛出海怎么样也得要小半年才回来,那时候他当是能够说服自己父亲。
黎崇笑了两声拍了拍他肩膀,说:“你小子还是年轻了些,你爹来了我帮你劝劝?”
“您帮我劝劝恐怕我爹立马把我打包扛回家。”
黎崇被逗得大笑不止,说:“你会乖乖等在那给你爹绑了?怕不是早就脚底抹油,溜了。”黎崇说着说着,想起些往事感叹道:“我还以为从此再也见不到阿琛了。”
“我爹应该是想念你的,只是他朋友比较多,忙不过来。”蔺晨笑着揶揄自己老爹。
黎崇听着也乐了,一双苍老的眼睛矍铄地看着蔺晨,好一会儿才说:“晨儿你真的想好了要留在金陵?你还记得琅琊阁的铁律?”
“记得,但是我在山上总得有些意难平,”还有觉得梅长苏似乎总吸引着他,蔺晨觉得他有一种别样的动人之处。
“好一个意难平。”黎崇抿着茶水,“只是长苏心里那个结还没解开,你恐怕要多费心思。”
“黎叔说的可是那位靖王?”蔺晨凑近了压低声音说。
黎崇点点头,把门户关好,把蔺晨招到内室,与他细细说起当年的事,蔺晨听着想起接云飘蓼来金陵时船上发生的事,看黎崇什么也没说只侧倚在一边出神,便凑近了问:“叔,您是知道他那个伤是怎么来的,对吧?”
黎崇稍一惊,说:“南渡来金陵的第二年,党项人扰边,镇国公领兵讨伐党项,今上在夏江挟持下设计将镇国公从前线骗回金陵。在城外遭到伏兵纠缠,虽然最后夏江伏诛,但长苏在掩护国公进城时中了流矢。”
“箭上的毒是谁解的?”
“当时长苏中毒已深,就连宫里的国手都束手无策。刚好我知道荀珍就在附近,收到我的信便来到了金陵,解毒后跟在荀珍身边的晏大夫就留在府上了。”
蔺晨听着黎崇说的与梅长苏说的倒是有些微妙的出入,隐约感觉这其中的还有一些事是黎崇不知道而梅长苏也没有说出来的。蔺晨想起在船上梅长苏因为醉酒引起旧患复发的情状,莫名的心里揪了一下,像是猫挠似的想要回去看看梅长苏。
黎崇见蔺晨一阵出神,拍了拍肩说:“你倒也不需要顾虑太多,长苏这几年看着与往时无异。”
蔺晨心里暗笑了:无异也是装出来给你们看的。蔺晨觉得心里堵得慌,喝了两口茶辞别了黎崇。
梅长苏正在沙盘前,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都往门口看去。蔺晨大步跨进来,见梅长苏看着自己,顿住停住了脚步,脑子一下子空白,说:“今天感觉好些了没有?”
梅长苏看着脚下生风地进来,断然不是为了问一句病好些了没有的,便扶着身边的东西走得有些脚步不稳,蔺晨上前扶着他,他索性半个身子挨在蔺晨身上。
“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蔺晨索性伸出一只手搂着他的腰。
“往后要仰仗先生的地方很多,自然不要太客气了。”梅长苏倚在床头的大枕头上,双手揣在袖子里,“先生来得那么急,是有什么别的事吗?”
“没别的事,就为了看看你今天病好些了没有,就不能着急点来?”蔺晨抓过他的手,那手凉凉的,便双手握住他的手轻搓了搓,想着自己方才确实走得有些急,可当见到了梅长苏又觉得似乎没什么着急的事。
“少把哄姑娘的把戏用在我这。”尽管梅长苏听着心里挺舒服的。
蔺晨摆出副为难的样子,说:“确实有一件事,我爹知道我下山了,丢下家里一大堆的事不管,准备来金陵把我逮回去。”
“这事情好办,过几天天子秋猎,我把你带上,这一去就要好些天,准能与你爹错过了。”
“可要是我爹在金陵一直等到我回来呢?”
梅长苏心里道:你爹和老师是好朋友,让老师给你说几句,不是比来我面前说更好么?于是凑上前说:“你从了我,我给你好好劝劝你爹?”
“你说我是哄姑娘的把戏,那你这又是什么?”蔺晨眉毛一扬,“勾搭良家女子的伎俩?”
梅长苏觉得蔺晨这双明亮亮的桃花眼真是好看极了,蔺晨从梅长苏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莫名地耳热,别开了目光。
“随我去秋猎吧?回来后我们和你爹好好谈谈,要是你爹不愿意,那……”梅长苏认真想了想,“就让人把你爹请回山上去?”
蔺晨撇撇嘴,准备要走,梅长苏一把拉住他的袖子,说:“你想要留下来,难道你爹会不同意?”
蔺晨回头看着他,心里自嘲地笑了:对了,他还不知道我留在他身边是要放弃什么。梅长苏慢慢放开手,蔺晨弯腰把他的手抓住,拢在袖子里捂着。
“秋猎带上我吧。”
“好。”梅长苏一听,心里便乐开了花,也由着他抓着自己的手不放,“你午后得空吗?”
“可以。”
“景睿说想要在金陵住一段时间,邀我和豫津去看一处园子,你也一起?”

评论(11)
热度(75)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