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29

29

蔺晨想着自己没什么要紧的事,便答应了一起看园子,可看到萧景睿相中的园子,蔺晨觉得这位南楚世子是不是被坑了。
“金陵城竟有如此破败的地方,”蔺晨凑近梅长苏耳边说,“我听说那些中介惯会骗你们这些公子哥。”
“我可没那么容易被骗。”梅长苏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一圈,“这地方……我感觉隐隐有股灵气。”
言豫津听见梅长苏赞扬他给萧景睿推荐的园子有灵气,立马尾巴也要翘起来了,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自己如何慧眼识珠挑到这一处园子。
“金陵城寸土寸金,确实很难想象会有这么个园子荒废成这样的。”蔺晨拨开齐膝高的荒草,艰难地前行。
“所以说这是天意……”言豫津身子一歪,摔了个四脚朝天,同行的人先是一惊,很快就忍不住大笑不止。言豫津指着他们,又疼又气,一时说不出话来。萧景睿看他这个狼狈的样子,忙上前扶起他。
“看来是天机不可泄露。”梅长苏笑得咳了起来,也上前扶着他,给他整了整衣衫。
言豫津揉揉自己摔疼的腰,一路走着哎哟哟地叫,突然惊呼了一声:“我的寒玉玦不见了!”
“一定是方才摔倒的时候掉了。”梅长苏拉着他前后看了看,拉着他往回走,“景睿也帮忙找找,你是认得那个寒玉玦的。”
四人拨开荒草慢慢往回走,没走多久就听到萧景睿惊呼:“找到了!”言豫津忙扶着自己的腰三步并两步地跑上前,临近了突然一趔趄,慌乱地把萧景睿拉开了两步。
梅长苏和蔺晨走上前正要问发生了什么,可看清面前的景况后,蔺晨边摇头边用手肘推了推梅长苏,低声说:“这地方真是够灵气逼人。”
方才萧景睿给言豫津找玉玦,把脚边的荒草都连根拔起,此时被翻动的泥土下露出一截白花花的人骨。梅长苏皱着眉往旁走了两步,猛地拨起一把荒草,泥土带出一个头骨在地上滚了两圈。言豫津和萧景睿被这一诡异的一幕吓得不轻,虽然强装镇定,但脸色已经发青。
“对、对不起,我应该先让人来查看清楚才带你来。”言豫津小声地与萧景睿道着歉。
“没事没事,不要害怕。”萧景睿颤抖着手拍了拍言豫津的肩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镇定。
梅长苏看到被吓得抖抖瑟瑟的两人,心里一阵愧疚,走到他们面前说:“你们快去请高昇来这一趟,我与阿晨在这等你们。”
听到可以离开这地方,言豫津拉着萧景睿跑出这个园子。梅长苏回头看见蔺晨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先生果然是有胆识的人。”
“我看公子也是胆识过人。”蔺晨揣着手跨过荒草走到梅长苏面前,“我只是觉得奇怪,这么一座破坏园子怎么就如此恰好地落到小豫津手里,又恰好被小豫津看中了,连让家仆先探路都省了自己兴冲冲的跑来,又恰好是被发现这么些诡异的东西。”
梅长苏眉毛一挑,凑近了蔺晨,沉声说:“先生是什么意思?”
蔺晨笑了笑,凑到他耳边说:“方才你扶起小豫津给他整衣冠时,我好像看到你把人家的东西弄掉了。”
“所以呢?”
“所以,这其中大约有比人骨还要诡异的东西。”
梅长苏伸出一根手压着自己的嘴唇,“不可说。”说完伸手给蔺晨理了理头上沾着的枯叶,“阴谋在成事之前是万不可说出口的。”
蔺晨点头走了两步,边走边说:“这园子虽然不大,但是原来景致应该还算不错。若能把几个能工巧匠来修葺一番,倒不失为一处精巧雅致之所,只是可惜了。”
“确实可惜。”梅长苏走到一个围墙前停下,指着围墙回头与蔺晨说,“你可知道,这墙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高昇带着一众衙役在言豫津的带领下来到园子里,见到梅长苏,客气地行了一礼。梅长苏与高昇说了一番前因,便带着言豫津离开了。
言豫津坚持要把梅长苏和蔺晨送回国公府,不停为自己的疏忽道歉。梅长苏目送他离开,却没有进府里,而是低头负手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了?”蔺晨快走几步上前。
“想去喝酒。”
蔺晨一把抓住他的手,一侧身拦在他面前,说:“回去罢?你还没完全好起来。”
梅长苏另一只手搭在他的抓住自己的手背上,想要把他的手推开,可看到他的眼里的殷切,便转推为握,抓住他的手,说:“听你的。今晚突然想吃粉子蛋。”
“你不是嫌粉子蛋太甜不爱吃么。”蔺晨跟着他进了府里。
“看你吃得开心,就想吃了。”
“你是心里藏了什么事?自从那园子出来后你的神色郁郁。”蔺晨与他并肩走,不时探头看他的神色。
梅长苏侧眸扫了他一眼,放缓了脚步,边走边说:“今天那个园子确实是我让人忽悠豫津的。”
蔺晨点点头表示自己猜到了,梅长苏继续说:“侵地一事,并不是靠着胡公胡婆一纸状书便能扬起波浪的。”
“我懂。”蔺晨听到这里有些了然,“今天的那个园子是何家的?”
梅长苏摇摇头说:“那个园子与谢侯府只一墙之隔。引豫津他们到园子里是因为另一件事。”
蔺晨想起当朝除了掌握着赤焰军和赤羽营这大梁精锐力量又有拥立之功的镇国公之外,另一个一品军侯便是掌管着西大营的谢玉,而谢玉与外戚何氏是姻亲。想到这蔺晨突然心里一豁然,在离开秦大师处回金陵时梅长苏曾说过西大营有异动,想来他们是要连着何谢两家一起掀动。
“谢侯这次也去秋猎?”蔺晨摸着下巴说,“你就不怕他们在围场先发制人?”
梅长苏一惊,没想到蔺晨如此轻巧的点出了谢玉的图谋:“如果我们是这么容易给先发制人的,那你还答应留在我身边辅助我,这岂不是有辱你们修帝王之道的琅琊阁的名声?”
“修帝王之道?真是盛赞。”蔺晨上前一步拦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只是你真的想好了要走这条路了?”
梅长苏与他对视了一眼,笑了,拍拍他的肩,说:“还没想好。”说罢就一侧身越过他走开了。

评论(6)
热度(88)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