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31

31

梅长苏拉着蔺晨到议事厅,聂真和黎崇正分坐在梅石楠两侧。梅石楠见蔺晨来了,并没有觉得意外,和善地招他到自己身边落座。
“看来你挺合我爹的眼缘。”梅长苏与他快递耳语一句,蔺晨心里还想着那只软绵绵的猫并没有说什么,只管随着着梅长苏走到梅石楠近前。卫铮与聂锋几个将领也陆续来了。
梅长苏将甄平带来的地图交给梅石楠,梅石楠听到说那些刻在不显眼处的记号是滑族的秘文,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滑族不是在先帝登基之初便已灭族了?”季秋明是梅石楠身边年资最老的副将,一听到滑族便忍不住开口,“他们的都城还是老子带的兵攻进去的,他们的王族与大巫都在白塔里化灰了。”
梅石楠示意他稍稍安静,转向黎崇和蔺晨,说:“二位可以识别出这些记号的意思吗?”
黎崇拈着胡子,眉头皱成一团仔细地看完了这些记号,与蔺晨一起把这些滑族的秘文翻译过来。 梅氏父子皱着眉头研看着,梅长苏突然提笔沾了点朱砂在图上画了几条线,再将图与挂墙上的地图比对着看。
季秋明藏不住话,指着地图说:“若将园子几几处标记放大到地图上。我们查明的几处兵力暗结地方,方位与这个图上标记的方位差不多。”
“各处标记的数字也与几处的兵力数目相仿。”卫铮也跟着点头说。
梅长苏听着就笑了:“谢侯也是奇了,巴巴地找个废园子用来演绎布阵,还要埋上十来个人?”
“对了,高昇那里可有说查出了什么?”梅石楠突然想起来说。
“在园子里挖出了十三具骸骨,都是身首分离的,据仵作的推测,当是四年前遇害的。”卫铮说。
“我们到京兆尹府上查找一下这几年失踪人口的宗卷,然后找到那些家属……”季秋明说得正兴起,冷不防被梅石楠盯了一眼。
“你想到的难道高昇想不到?现在打草惊蛇,小心被蛇咬了。”梅石楠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副将说话不经大脑,“若按你说的园子上标记的几处与地图上能对应,那地图上便缺了一个点。”梅石楠目光投向某处,不再说什么。
蔺晨站在一边专心地听着看着,心里有个疑惑:滑族的秘文为何会重现,难道还有幸存的滑族王族?
梅石楠布署了一番后,季秋明领着卫铮几个离开议事厅。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聂真说:“大帅,滑族秘文这事您怎么看。”
“滑族自夏江作乱后,我们已经将大梁境内的滑族人都筛了一遍,已经没有王族的人。”聂真说着。
“哼哼,夏江本人不就是会这秘文的,他与璇玑公主一起多年。后来查抄他的家,发现他与璇玑之间的书信多有出现这种秘文。”梅石楠冷笑着说。
蔺晨听到梅石楠说到夏江,便竖起耳朵听。“夏江不是被枭首示众了?”聂真惊道,“当时是大帅您陪同陛下监的刑,怎会有错。”
“哼哼,区区枭首是便宜了他,我恨不得夏江还活着,我可以再将他千刀万剐。”梅石楠冷笑着咬牙说。听到这,梅长苏和蔺晨不约而同地看向梅石楠,蔺晨心里猜测梅长苏身上的旧伤便是夏江一手造成的。
“这园子难道藏有地道之类的?”蔺晨在梅长苏身边低声说着。
梅长苏点头表示,这很有可能。“父亲,您觉得的地图缺的那点,可是这里。”梅长苏伸手一指,正是庆历军所在之处,“这次秋猎在九宫山,从庆历军所在地到九宫山是最近的,可掌控住九宫山往金陵或西大营通信的路径,而且庆历军从前是誉王治下,收归以后一向立场未明。”
“骑墙观望,终究是要露出爪牙来了。”梅石楠负手踱着方步。
“甄平说曾见到有人趁夜潜入园子里。不如,我们放些消息出去,引这人再出动?”梅长苏说。
“这法子是不错,只是时机不对。”聂真思忖再三说。
“我倒觉得可以引他们暴露,至少这样我们手里能抓住证据。”蔺晨开口道,“至于时机,此时有京兆尹做掩护,我倒是觉得是个好时机。只要引蛇的不是镇国公府的人,蛇便不会咬到我们了。”
“你的意思是……”聂真想了想有些豁然。梅石楠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蔺晨踱了两步说:“蔺某常行走江湖,倒是认识几个朋友在金陵。国公可以把您想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我为国公绸缪一番。”
梅长苏听见蔺晨主动开口,心里一惊,转而心里开始有些喜悦。梅长苏想蔺晨主动提出要帮忙引蛇,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已经答应留在自己身边了?这念头刚起,梅长苏又开始有点担忧,担忧自己会做得不够好,而让蔺晨失望。梅长苏的脑子里的念头可谓百转千回,但归根到底他还是暗喜的,心里跃跃欲试地想要抱住蔺晨,可惜有旁人在,只好把心思都放心里。

评论(33)
热度(82)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