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34

34

梅长苏一夜辗转,蔺晨所说的话,他一直都明白,只是未敢细想。蔺晨的一席话,就像捅破了一层梅长苏一直不敢捅破的窗户纸一样,刹那间眼前一切真实得让人心惊。长夜漫漫,梅长苏心绪难平,索性披衣坐起,下了床走到窗边,遥遥地看向蔺晨的房间。就着月光,能看到那房里灯已经灭了,梅长苏想蔺晨一定是睡熟了,这样想着有点羡慕这样一夜好梦的人。

既然睡不着,梅长苏坐在沙盘前,把方才在议事厅商议的方略推演一遍,把可能出现的情况都设想了一遍。更漏点点滴滴地漏着,梅长苏放下手里的笔一抬头窗外已经蒙蒙亮,舒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头重脚轻的,只好慢慢站起身扶着书架走到卧榻边拉起被子和衣而睡。

梅长苏向来浅眠,一夜没睡,天刚亮时才累得稍稍睡着了,可待院子里有人声走动时他又醒了。蔺晨是被猫拱醒的,醒来洗漱后看见梅长苏收养的儿子走过,想来应该是要给梅长苏问安的。想起梅长苏,蔺晨想起自己昨晚与他说完那番话后,梅长苏有些神思恍惚地回了房,但他身子不大好,怕是一晚都没睡好。这么想着,蔺晨也跟着往梅长苏的房间走去。

梅长苏拥着薄毯半倚在床头,正在和坐在床边的小公子说话,蔺晨进来了看了一眼梅长苏的脸色便知道他果然没睡好。梅长苏见到蔺晨进来了,便轻推了推小公子,说:“霖儿快给蔺先生问早安。”

小霖儿听了乖巧地站起来给蔺晨问早安,蔺晨忙扶起他,打量了一眼说:“小公子这一大早的,似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

小霖儿听了有点委屈地看向梅长苏,梅长苏把他招到身边,说:“前几天就已经说好的,今天带他到老师那,请老师收他做学生。他不乐意了好几天。”

“霖儿喜欢爹教的。”小霖儿拉着梅长苏的袖子有点撒娇的说。

“你是喜欢跟着我到营里撒野,天天追着佛牙扯尾巴。爹还不知道你。”梅长苏低咳了两声说,“你也长大了,该去好好念书。爹不能带着你一辈子的。”

小霖儿眼睛红红的,拉着梅长苏的手,说:“霖儿要一直跟着爹。”

蔺晨看着小霖儿憋着一汪泪水的眼睛,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幼鹿似的,瞬间有些心软,本想着插嘴两句,可又觉得这样不大合适。梅长苏在小霖儿心里是积威已久,尽管不愿意,最后还是答应了到黎崇那读书。蔺晨看着小霖儿走出房间的小背影,摇摇头说:“小公子都快哭了,你居然一点也不心软。”

“他爹小时候在我爹军中受了委屈就是这样含着一汪眼泪委屈巴巴的。”梅长苏笑着,“他要是再撒会娇,也许我就真的心软了。总不能一味娇惯着他,先让他跟着黎叔读几年书,待他长大些就放军中历练一番。我看着他就想起这是景琰留在世间的最后一点骨血,总忍不住地想要把他放手心里宠着,可又怕娇宠太过让他长成一个纨绔子弟,将来有何颜面见景琰呢?”

“真是可怜慈父心。”蔺晨坐在他床边,拉过他的手把起了脉,“昨晚没睡好?可有哪里不舒服,要不把老晏叫来?”

“不用,老晏来了我又得被念了。就只是没睡好,洗漱完了懒得动。”说着掀开被子下了床,“霖儿还在外间等我,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早饭,然后到老师那?”

“当然要,我还饿着呢。”蔺晨等梅长苏更衣的时候在内室里走了几步,看到有些凌乱的书案,都是写满字的纸,墨香尚在,墨迹也是将将干透。蔺晨一目十行地看着,说:“你是一夜没睡吧?”

梅长苏一惊,有点心虚却理直气壮地说:“还不是因为先生的一席话振聋发聩,惊得我一夜无眠。辗转反侧,索性起来推演阵法,没想到这一抬头天就亮了。”

“我还以为公子寒夜清冷,孤枕难眠。”蔺晨心里正腹诽着他哪里是被振聋发聩,明明就是装糊涂自欺,当头来还振振有词地说别人不是。

梅长苏走上前,把他手里的纸抽了出来收进自己的怀里,似笑非笑地凑到蔺晨面前,用懒洋洋的语调说:“这不正是孤枕难眠么,要不先生今晚搬过来,我们胝足而眠?”

蔺晨一惊,心跳如鼓,正想着怎么回答,这时门外传来黎纲的声音:“公子,都收拾停当了。”

蔺晨如蒙大赦地说:“小公子不正等着你用早饭,得赶紧了,别把小公子饿坏了。”说着退后两步,往门口走去。梅长苏看着这人有些落荒而逃的背景,想他前一晚上侃侃而谈的风采,真是越发的感觉此人有趣。

在外堂等着父亲吃早饭的小霖儿坐得端端正正的,不时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摆在面前的肉糜和鱼。梅长苏看到他这小模样,默默愧疚了一下,脸上若无其事地坐在上首吃早饭。

评论(25)
热度(69)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