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归来

【还记四神兽系列吗?这是四神兽的最后终章。这里把之前的《琅琊阁日常》《渔阳鼙鼓》《裂魂》都串起来,成了一颗三生三世的大糖。算是给大家拜年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几经沧海桑田后,琅琊山依旧还是那荟萃天地灵气琅琊山,只不过此时正大雪封山,皑皑积雪让整个山都像是银装素裹一样。

有一只青鸟从西边飞来,堪堪停在起云台的枯枝上,啾啾了几声。倏忽,山间有零星鸟鸣回应,并不真切,慢慢地鸟鸣声越来越多,白茫茫的世界也有了生机。山涧里冻结为冰的飞瀑,有一滴晶莹的水从倒垂的冰柱尖尖上滴落下来,忽然轰隆隆地响动自山涧传出,冰柱纷纷坠下,飞瀑如白练似的挂在山间。

积雪都化作流水,山鸟在山林里喧闹,唤醒了沉睡的生灵。嫩绿的叶子从光秃秃的树干里冒出来,复苏的走兽在山林里追逐。

停在起云台上的青鸟振翅高飞,带起了一阵和煦的微风,它绕着起云台飞了三圈又朝东海的方向飞去。

起云台上的雪都化了,可台上积了厚厚一层花瓣,看起来还是像积满白雪一样。在层层叠叠的花瓣里还蜷着一只白色的小狐狸,任山间喧嚣也没能吵醒它。

青鸟带起的暖暖和风把花瓣卷起来,花瓣绕在枯枝之前,渐渐地有叶芽冒出,整个台上的花瓣轰的一下全扬起来,一时间起云台上如漫天风雪似的。

翻飞的花瓣再一次回到枝头,变成一朵金边白牡丹,如拳头般大小,正盛放着。

“小狐狸,你再不起来,果浆就没你的份了,腐皮角也没有了。”

小狐狸动了动耳朵,贪暖似的蹭了蹭,好一会儿才睁开眼,有一只手正在它后背轻拍着它,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长苏,该起来了。”

“阿晨,你记得我是谁了?”小狐狸又蹭了蹭,嗅了嗅这人身上的气味。

“到底是谁忘了谁,你给我说清楚了。”蔺晨说着拎着他的狐狸耳朵。

“嗷,疼……”长苏伸着前爪要护住自己的耳朵,可是爪子够不着,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泡在泪光里。

蔺晨见他这样子,也心软了放开他的耳朵。

长苏扑进他的怀里,说:“阿晨,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过了许多世。”

“我也是,梦里过了许多世,有一世你是小将军,却被人陷害了,我辛辛苦苦把你救回来了,你却最后为了做回小将军,把我们的约定都舍弃了。”

“梦里你成了乐师,我还是将军,我们一起打仗,那一回我可没有舍弃你。”长苏有些不服气的说。“对了,我还梦见你把自己的魂魄分了给我。”说着小狐狸紧张地把爪子按在蔺晨额上,“幸好魂魄是全的。”

蔺晨抓住那按在脑门上的爪子,放到嘴边轻咬了一口,“傻狐狸。”

“可是这到底怎么回事了,我明明记得我把记忆给了白虎,白虎才答应把你换回来的。怎么我们还在起云台。”

蔺晨抱紧了小狐狸,脸在小狐狸肚皮上蹭了蹭,“你身上的灵根最后长成是要下凡历劫,要受人间百苦煅打才行。现在历劫回来,一切都过去了。”蔺晨揉揉长苏的耳朵,说:“按理灵根长好了,该能变人形的,可你怎么还这副毛茸茸模样了。”

“变成人,我就光溜溜了。与其光溜溜的,还不如毛茸茸。”长苏在蔺晨怀里舒服地伸了伸懒腰。

“毛茸茸好,我喜欢这样的。”蔺晨抱着小狐狸施施然下了起云台,消失在山林深处。

自此以后,琅琊山偶有人见到一只大白狐,狐背上坐在一个神仙模样的少年,或在山林里游荡,或在云雾里飞跃,行踪不定。

——完——

评论(45)
热度(64)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