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35

35

在外堂等着父亲吃早饭的小霖儿坐得端端正正的,不时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摆在面前的肉糜和鱼。梅长苏看到他这小模样,默默愧疚了一下,脸上若无其事地坐在上首吃早饭。
一顿早饭蔺晨吃得有点心绪不宁,他悄悄看了梅长苏一眼,刚好碰上梅长苏看向他的目光。梅长苏指了指面前的盘子与侍候在身边的仆人说:“这个端给先生。”转而对蔺晨说:“这个饼今天做得特别好,给你也试试。”
其实就是红豆饼,蔺晨桌上也有,可不知为何梅长苏让人端来的这盘确实特别清甜可口了些。蔺晨吃着饼,先前不安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
吃过了早饭,蔺晨跟着梅长苏父子到黎崇的小院落里。黎崇本来就觉得小霖儿是一个不错的苗子,现在梅长苏把他带来给自己做学生,自然是高兴得很。收完了学生,黎崇才注意到与梅长苏一同来的蔺晨,他看着这两人隐隐感觉到蔺晨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次去围场,要给霖儿弄点新奇的玩意回来,不然真哄不好这小子。”梅长苏与蔺晨一人一马往回走,“这小子是真长大了,越来越难哄。”
“等我们从围场回来,他也许就已经被黎叔哄好了。”蔺晨想起从前在山上时,黎叔是最讨他们小辈喜欢的。
梅长苏朗声笑了:“我小时候闯祸了,首先就是跑到老师那里,坦白认错,待父亲拎着大棒找来时,老师替我说几句软话,我就能少挨几下打。”
“我就估摸着,你打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蔺晨挠挠下巴自顾自地笑着说。
“我看,你打小也不是省心的,多半是一会没盯紧就能把半个山都掀起来的那种。”梅长苏边说边想像着,“你会被你爹追着满山跑?”
“我爹才没空追着满山跑,他多的朋友,一个月里在山上的时候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我打小被放养着,轮着在几大长老门下当徒弟。”
梅长苏看着蔺晨回忆过去时的神情,脸上的笑更深了,甚至心里也有些许向往起蔺晨口中所说的那些山间岁月。
“对了,你爹是不是要来金陵,这都到哪里了?”
蔺晨正回忆得开心,听到梅长苏提起他爹,心里默默抖了抖:“我、我不知道他现在走到哪里,也许半路上想起哪个江湖朋友就跑去串门了,忘记了来金陵这个事。”
梅长苏敏锐地抓住了他脸上闪过的一丝心虚,说:“你真这么怕你爹来找你?”
蔺晨欲言又止,用力夹了夹马腹,马就迈开四蹄小跑起来。梅长苏看着跑在前面的蔺晨,并没有急着追上去,只在后面跟着。他隐隐感觉到蔺晨是有什么隐情没有说,可他知道这人是逼不得的,就没再说什么。
梅长苏回府与梅石楠继续推演阵法,而蔺晨则去妙音坊找宫羽。走到半路上,蔺晨看到前面挤满了人,围观的人一个个的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拉直了脖子的鹅似的。他勒着马缰稍稍靠近人群外围张望着,原来官府贴出来公告,把从废园里挖出的十三人头骨复原图张贴出来寻找这些人的家属或知情人。
蔺晨看着有些满意地笑了,打马继续往妙音坊走去。此时的妙音坊安安静静的,蔺晨走到宫羽的房间前,轻敲了敲门,很快宫羽从里面开了门。蔺晨刚迈进房里就听到嘤嘤啼哭声,循着哭声看去,看到心柳心杨两姐妹正抬头抹泪。
“昨晚有人欺负你们了?”蔺晨看着美人梨花带雨,顿生怜惜之心。
“少阁主方才来的路上难道没有看到官府贴出的公告?”宫羽边说边给蔺晨煮茶。
“我被堵在半路,当然是看到了。”蔺晨心念一转,“难道那十三人里……”
宫羽点点头,朝心柳心杨招了招手,说:“你们自己来说。”心柳心杨两姐妹施施然地走到蔺晨面前,开始讲起事情始末。心柳心杨一家南渡到金陵,当时皇家在修筑宫室,朝中权贵忙着在金陵城里修筑宅院,一时间城里处处大兴土木,两姐妹的父兄很轻易地就在金陵里找到一份力气活。大约是四年前,两姐妹的父兄给一户人家修园子,突然有一天两父子竟没有了音讯,就连当时请他们做事的那个主人家都没有了踪影。
“我们的娘忧心如焚最后病了,为了给娘亲请大夫治病,无奈之下我们姐妹俩只能到妙音坊卖艺。”心柳边说边抹眼泪,“秦侍郎昨晚通宵饮宴,到早上才消停下来。早上我们在回妙音坊的路上看到官府的公告,没想到时隔四年还能见到爹和哥哥的消息。”
蔺晨认真听完了,把心柳心杨招近面前,与她们说道了一番:“你们都准备准备,我会让人暗中保护你们的。”蔺晨说完向宫羽点了点头,放下茶盏离开房间,顺带把门掩上。
蔺晨下了绣楼,取了马回了镇国公府,正巧遇见梅长苏议事厅回来。梅长苏见他径直走向自己,猜想是有要紧事了,便也迎上去,说:“找我?”
“是,蛇就要出来了。”蔺晨说着一把拉住梅长苏的手往外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梅长苏被他拉得连走带跑的,上了马车不停地喘着大气。蔺晨见他这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地给他拍拍后背顺气:“跑太急了,对不起。”
“没事。”梅长苏咳了两声,说,“这是要去哪里?”
“云来客馆。”蔺晨把在妙音坊遇到的事告诉梅长苏。梅长苏听完了,挠了挠头说:“妙音坊,你怎么可以如此随意地就见到宫羽姑娘?”
蔺晨没想到梅长苏会这样一问,顿了顿说:“我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妙音坊幕后老板?”
“你只跟我说过你从未来过金陵。”梅长苏哂笑一下说。
蔺晨万没想到之前撒的谎这么快就成了砸到自己脚上的石头,清了清嗓子说:“嗯……对,妙音坊是我开着玩的,宫羽与我是认识的。”
“认识?”梅长苏看着蔺晨,心里有种奇怪的冲动,好想抓着这人的肩膀问这到底是怎么样的认识法,嘴上有些阴阳怪气地说:“虽然我平日不大好声色,但想来这么些年也有不少银子是落入了蔺少阁主腰包里。”
“其实都是些微利,大多都是姑娘们自己留着的。”蔺晨被梅长苏的眼神盯得有些坐立不安,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自己不就是收留些孤苦无依的姑娘卖艺不卖身,凭什么要心虚,再说明明是梅长苏带歪了话题在先。这么想着,蔺晨突然觉得自己很有底气,肃着脸说:“现在是找公子来说正事,公子却抓住微末之事不放,是意欲何为。”
梅长苏还从未见过心虚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趁着他还没炸毛,忙说:“对对,我们说正事。”正说着,他们到了云来客馆,看客馆对蔺晨那殷勤的态度,梅长苏心想,这多半也是蔺晨“开着玩”的,但嘴上并没有说破。
他们坐在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包厢里,正好能看到楼下街景。他们刚坐下,便听到楼下人声异常喧闹,便探头一看。

评论(24)
热度(81)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