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37

37

蛇果如蔺晨预料那样出来了,当黎纲兴冲冲地跑进书房时,蔺晨正与梅长苏在灯下对弈,小猫正窝在蔺晨的膝上舔毛。黎纲见他们在凝神思考,便想起昔时在船上朱砂说的俩臭棋篓子棋逢敌手,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梅长苏看到黎纲进来,放下手里的棋子,抬头看着问:“怎么了?”
黎纲忙调整好自己的心绪,认真地说:“蛇出来了。”
梅长苏与蔺晨对视了一眼,说:“我们一起去看蛇?”
蔺晨点点头拂了拂袖子,站起身来,蜷在他身边的猫伸出爪子挠住他的衣角。蔺晨笑着回头温柔地把猫拿开,梅长苏看着这一人一猫,只觉十分温暖悦目。蔺晨理了理衣袖,发现梅长苏眼神带笑地看着自己,刹那间有一种感觉生起,这笑似乎别有含义,但当下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只好报以一笑与梅长苏一同往外走。
梅长苏边走边与黎纲说:“父亲知道了吗?”
“属下得了消息就立刻来报予公子。”
“父亲在主屋那边,你去禀告一下,我们先行一步。”梅长苏说罢携了蔺晨策马疾驰。
梅长苏赶到时,打斗已经结束了。蒙挚武艺超群,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他见到梅长苏来了,把擒住的人交给手下,自己按剑走上前给梅长苏牵住了马,脸上挂着得胜的笑容,说:“这人轻功了得,身手也不错。花了一番功夫才把他擒住,这真是十分痛快。”
梅长苏翻身下马,打量了一番蒙挚,说:“蒙大哥没受伤吧?”
“没有。”蒙挚比较了几下自己是如何制敌的,“我已经让人把他的手脚绑好,检查过口舌。”
“蒙大哥果然想得周全。”
蔺晨跟在梅长苏身边,走到那被按伏在地上的人跟前,看蒙挚朝旁边的下属使了个眼色,地上的人被揪着头发仰起头。那人看到梅长苏,先是一惊,然后竟大笑不止。蔺晨在旁看着,神色一变,从袖中甩出一物,正中丹田。那人瞬间没了声音只张着嘴,目眦欲裂地瞪着蔺晨。
梅长苏也是一惊,还没来得及说话,蒙挚便一步上前伸手要抓住蔺晨,蔺晨身形一晃躲在梅长苏身后。
“到底怎么回事?”梅长苏边护着蔺晨,边侧首问。
“这人内功深厚,方才他欲自断经脉。要不是我点了他的穴,这时候大概人都凉了。”说着在梅长苏背后探出头朝蒙挚哂笑道,“大统领,麻烦把地上的药瓶子捡一捡,里面的药给他喂一丸,能让他二十四个时辰里丹田无法聚气。”
经蔺晨这么一说,蒙挚捡起地上的药瓶,走到那人面前一探脉息,脸上微变忙给他塞了一颗药丸,过一会又探了一番脉息,才走到梅长苏面前,朝蔺晨拱手,说:“是我莽撞误会先生,请先生原谅。”
蔺晨倒也没多计较,只说:“这瓶药你留着,除了聚不了气对身体并无其他伤害。”
“谢先生指点。”蒙挚说完了又对梅长苏说,“方才这人体内内力冲撞经脉,要是再迟一刻发现,恐怕就让他自尽了。”
“有劳蒙大哥看管。”直到这时,梅长苏才稍稍放松了护着蔺晨的姿态。
他们正说着话,梅石楠与聂真也来。梅石楠听蒙挚说了一遍擒获这人的经过,踱步上前,说:“这事并没有惊动什么人吧?”
“应该是没有,高大人和他府上的衙役并不知情。”蒙挚回忆着说。
梅石楠点点头,弯下腰伸手捏住这人的下巴左右端详,说:“这模样……倒是有些眼熟。嗯?”梅石楠眉头一皱,手伸到这人耳后,“嘶啦”一声,一张人皮面具被扯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张脸,梅石楠刹那间头脑嗡的一下空白,一把扼住这人的咽喉冷笑着说:“哼哼,又见面了,真是没想到。”
梅长苏几人本是站在梅石楠身后一步的,此时也凑上前去。梅长苏一见这露出真面目的人,只觉全身的血都要冷凝下来,掩在袖里的双手在微微发抖只好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夏江?你竟还活着?”
“你中了小皇帝射出的毒箭不也活着吗,我为什么不能活着……嗯……”
梅石楠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说:“但你这回死定了。我要把你挂在金陵城头上凌迟。”
“你怕是没这个机会了。”夏江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像是疯了一样,“一切都晚了。我知道你最近觉察出了什么,我也知道你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可你再怎么布署也是徒劳,只要到了围场,一切都是定数。”
梅石楠眯着眼盯着夏江,掐着他脖子的手渐渐青筋突起,夏江开始涨红了脸,张着鼻翼“噗嗤噗嗤”地呼吸。
“父亲,此人现在还杀不得。”梅长苏在旁劝阻道。
梅石楠咬牙笑道:“现在杀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说着放开了夏江,起身与蒙挚商量了一阵后,神色严肃地走到梅长苏几个面前说:“计划要变一变,但我们的时间不多,回府商量商量。”
梅长苏心里想的也是这个,此时蔺晨已将两人的马牵来,梅长苏从他手里接过缰绳,朝他一笑,说:“这次谢谢你。”
“你我之间,不需言谢。”蔺晨说罢便扬鞭而去。

评论(9)
热度(66)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