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43

43

从梅长苏那里拿到了黎崇的书,蔺晨便开始手不释卷了。聂真见他有时边看边嘴角上扬笑吟吟的,还以为他在看什么话本,探头一看才发现是黎崇的文章,心里想少阁主果然是少阁主,看个策论也能看得眉开眼笑。
让蔺晨看得津津有味的是梅长苏的批注,有时候批注太长梅长苏索性洋洋洒洒地写上一两张纸夹在书里。梅长苏每天见着蔺晨都会想起自己的书在他那里,总想知道蔺晨看到了自己的批注没有,要是看了又有什么感想,可他就是按捺着没问出口来。有时候,梅长苏也很嫌弃自己这样温吞的样子。
蔺晨每看一页批注心里都有许多想要与梅长苏说的话,可到了见着梅长苏,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梁帝是彻底的自暴自弃了,每天称病不见人,偶有一日梁帝向身边的宫人问起,宫人说谢玉中毒身亡,何国丈还关押着,秦德明已经认罪伏法。
“京城有消息来吗?”梁帝脸上不辨悲喜。
宫人想了想,说:“听说蒙大统领在京兆尹府附近抓到了一个凶徒,细审之下发现这人竟七年前的逆犯夏江。”
梁帝听着手一抖,拈在手里的琉璃盏滑落到地上,摔成几瓣。宫人们听到声响,忙跪下膝行上前。梁帝神情有些恍惚地站了起来,赤着脚漫无目的地走着,脚踩在碎片上,地上留下一个个血脚印。
圣驾在放马滩淹留了近一个月,事情都有了定论,只等回京明发谕旨,邸报四境。圣驾回到金陵时,时节已经由秋入冬。
刚有点冬天的味道时,梅长苏的院子里已经生起了火盆,他把剥下的橘子皮放火盆边烤着,满室都是橘子的味道。蔺晨坐在梅长苏旁边翻看着各种奏报,头也不抬地向梅长苏摊开手掌。梅长苏自觉地分了半个橘子放他手里,这时黎纲进来说车备好了。蔺晨有些意外:“要去哪了?”
“早上朝会后遇到豫津,他说胡公胡婆要离开金陵,赶着回家过年。”梅长苏说着站起身理了理衣袖,“先生要一起吗?”
蔺晨忙答应了,跟着一起出门:“前两日收到未名和朱砂的信,当时落草为寇的山贼都陆续回汝州。我想胡公他们应该也是这几天要回去的。”
“零陵邵陵两县被强征的兵丁也已经陆续回乡。”梅长苏上了马车弯腰伸手拉了一把蔺晨,蔺晨借力上了马车,“沈追今天递了拜帖,晚些时候就会来。到时候你与我一起去见见沈追?”
“沈追来找你哭穷?”
这一句听得梅长苏乐了:“沈追是清平郡主之子,家世清贵,自从做上了户部尚书,还真是没少哭穷。”说着梅长苏脸上的笑渐收,抱着手炉背靠在车厢壁,又说:“国库连年亏空,沈追带户部辛苦支持,所幸这么几年还算太平。可是我们与大渝之间终会有一场大战,就怕前线战事正酣,后方粮草不继。再者以现在国力,哪怕勉力赢了,国内空虚,民生凋敝。若有人此时振臂一呼,这江山便又烽烟再起。若国内生乱,四境环伺之饿狼必趁机而动。到时候国将不国,生民涂炭,有时候只要这样一想,就感觉有一张大网乌压压盖在头顶让人透不过气来,又不知道如何才能挣破这张网。”
“你的心操得可真是长远。”蔺晨笑着悠悠地说。
“不过我现在有你在身边,就不怕了。”梅长苏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从遇到了你,我的运气竟好起来了。”
蔺晨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这种玄而又玄的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心里知道就好。”梅长苏听着连忙闭嘴点头表示自己再也不说了,蔺晨看他这模样别开脸偷偷笑了。
刚开始打听到梅长苏的身份时,胡公胡婆惶恐无措,可现在得知是镇国公识破了何氏的阴谋,何氏家族所侵占的良田悉数归还于民,他们对梅长苏是感恩戴德的,对于农家而言土地便是命根。
梅长苏送别了胡公胡婆,与蔺晨慢慢地回城,撩起了车帘看外面初冬的风景。“汝州的事,不可操之过急。”蔺晨边想边说,“朝中望族姻亲交错,侵占田地这种事在高门望族中多有存在。何氏如果不是有侵地一事,本来会因是天子姻亲而获恩宽。如今因为侵地一事,何氏被籍没,其他的望族都观望着这件事的发展。这到底是只针对何氏一门呢?还是以何氏为由头,清理各族侵地的事。”
“先生的意思是,如果以何氏为由头,清理各族侵地是行不通的,这样会让望族惊惶地联合起来,可单只针对何氏,我们是没有必要做如此动静。”梅长苏抱着手炉说,“我朝虽是以律法治国,可实际上望族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
“可不是吗。”蔺晨意有所指的看着梅长苏,梅长苏会意了点头笑而不答,“望族不可坐大,也不能过分打压。先让这群山贼回乡好好耕田,他们吃饱了自然就会感念你们的恩德。”
“你就这样拿得准他们会感念恩德?”
蔺晨随手折了一枝近旁的山花在手里把玩着说:“当然,不管什么原由,落草为寇劫持公侯之子,那都是必死的重罪。现在不但保住了性命家人团聚,被侵占的田地也拿了回来,还能吃饱饭过上安稳日子。他们本不是什么作恶之徒,自然会感恩。这可是收获名望的好机会。”话着把花塞到梅长苏手里,梅长苏豁然笑了收下了花枝插在手炉上。
蔺晨揣着手看风景,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人一马进了城,不禁“呀”了一声。梅长苏听到这样一声,探头看去:“什么事了?”
“我看见我爹。”蔺晨挠挠脑袋,感觉有些头疼。
“老阁主探访完朋友,自然就回来了。”
“我见他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以为是忘记了我在金陵这个事。”蔺晨突然有种不想回金陵的感觉。他们随圣驾刚回金陵时,本以为是要见到蔺琛,可是黎崇告诉他们说有个在附近的朋友听说蔺琛来了便盛情邀他做客。他们回来时,蔺琛才刚走没两天,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蔺晨便以为自家老爹早已不知道游历到何方,突然遇到老爹回金陵了,倒是有点胃疼。
梅长苏看他脸都快皱一起了,便安慰道:“明日我备上礼物与你一起拜访老阁主,这个事是因我而起,你爹要是生气了,我给你挡着。”
蔺晨只觉一言难尽,只有拍拍他肩膀说:“谢谢你了。”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梅长苏只觉得自己肩千般重,可又心里甘之如饴。

评论(14)
热度(72)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