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54


混个更

54

这一夜彩灯如昼,金陵城上空绽开朵朵烟花,一切都如梦幻一样,静静挂在一边的走马灯上桃花树下打马的青衣少年一次又一次地轻扣柴门,与那艳如桃李的姑娘相遇复又离别。
年节在饮宴应酬中很快的过去了一半,梅长苏身体不好,一到春季便浑身的软绵无力。如今与蔺晨同居一室,知道蔺晨对他吃那个药有意见,梅长苏不敢像往常那样随意用药。好不容易过了初七,梅长苏觉得实在熬不住索性向梅石楠告了假,谢客休息。
“我看你也躺了几天,该出去走走了。”蔺晨看着窗边躺椅上抱着猫晒太阳的人,“听说京郊的花开得正好,我们去看花?”
梅长苏伸了伸懒腰,拖着声音说:“困,不想动。先生若去踏青,替我采一枝春色回来。”
“公子莫辜负了大好春色。”蔺晨坐在他的躺椅边上,抱走了他的猫。刚还软绵绵地躺着的梅长苏,立刻就坐起来了,因为不见客头发也是披散的,这一动几缕青丝垂到胸前。蔺晨看着他这副少见的慵懒模样,心里有些痒痒,看着他舍不得挪开目光。
梅长苏坐起来也想起自己确实有好几天足不出户了,这几天里蔺晨一直陪在身边,不是商量北燕的事就是分析天下形势。他装作无奈地说:“先生说得对,莫辜负了大好春光。”说着慢慢悠悠地走到镜前更衣。
蔺晨抱着猫看他在镜前有点笨手笨脚地梳头发,最后还是放下怀里的猫抖了抖身上的猫毛,然后上前接过他手里的梳子,给他把头发梳整齐了用发带松垮垮地扎好。
两人轻袍缓带,轻车简从地往京郊去。在金陵城外的几里地有一处桃花林,此时桃花开得正盛,吸引了不少赏花的人。梅长苏放眼望去,似乎每棵树下都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对蔺晨笑道:“看花的人比花还多。”说着拉起蔺晨的手在人群之中穿行,整片的桃花林都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他们几乎穿过了整片桃花林,终于来到一处溪涧才稍稍安静下来。
蔺晨有些歉意地说:“没想到这里会如此热闹。”
“前两年听豫津说过这片桃花林,我就想豫津爱去的地方多半非常热闹。今天来果然是这样。”梅长苏与蔺晨沿着溪涧慢慢地走。
“我有一个想法。”蔺晨四处看看环境,“在这盖一个客馆,春天看桃花,夏天在溪边避暑,再给秋冬造几个景,一年四季客源不断。”
梅长苏听了忍不住笑了,点头说:“是个好主意。”蔺晨真的认真的思考起开客馆的可行性,梅长苏笑吟吟地看着蔺晨打着小算盘。
两人沿着溪边走,路一拐竟听到一阵阵人声,走上前去看到是几个年轻人围坐一起,引溪水作曲水流觞。梅长苏刚走上前去,这几个年轻人以为只是又来了两个赏花的人,便招呼他们一起喝酒作乐。梅长苏见蔺晨似是对曲水流觞很有兴趣,便欣然接受邀请,与蔺晨坐在最末。
梅长苏端起酒盏,酒色浑浊看起来与平日喝的酒要次一些,又看这些年轻人朴素的衣饰不掩他们脸上的朝气,与往日所见的世家子弟大有不同。“听口音不像是京中子弟。”梅长苏喝着酒与蔺晨低语道。
蔺晨听着点头说:“可能是从周边的地方来赏花的,看来此处的景观在周边已颇有名气。”
“所以要是开客馆定然客似云来是不是?”梅长苏接了他的话头笑了说。
“公子真知我心。”
梅长苏眉目带笑地看着蔺晨,他越是尽力按捺着那早已萌动的苗芽,就越是觉这人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自己的心。
“我听说,准备要涨田赋了。我家那几亩薄田,往年被周边的几个大户盯着,每到春耕便来滋扰。今年春耕竟太平得很,我便去打听了一番,原来准备按家赀征田赋,世家大户们不再免赋。”
梅长苏突然听到有人在说征赋税的事,整个人一激灵。蔺晨也听到了,他也好奇众人对按赀征赋的接受度,回头看到梅长苏正一脸紧张的竖着耳朵听,便笑着给他盛了酒,凑近他耳边让他放松些。蔺晨的吐息扫在他耳边,更是让他放松不下来,一时间心跳如鼓耳根发烫。
说起征田赋的事,年轻人们便各有看法,梅长苏与蔺晨喝酒静静地听着。他们的有些想法听着有些幼稚,但是梅长苏听着倒不以为忤。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想起这两位坐在最末的新来的客人,一位宽额厚唇的年轻人对他们行了一礼,道:“二位一直笑而不语,定是另有见解。今日大家萍水相逢,坐在一起说说无用的闲话。”
另一年轻人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既无人举荐孝廉,又无法挤身定品,在这里哪怕是能拿出定国安邦之策,也是徒劳。”
这个话题一开,众人都忘了方才针砭时弊的豪情,都纷纷叹气。突然听到“叮”的一声,梅长苏向前看去,坐在上游的一个玄衣少年把手里的酒盏掷在地上,一拂衣袖起身离开。玄衣少年离席后,余下的人也三三两两的离开。梅长苏还坐着,与蔺晨看着他们纷纷离开,把手里的酒盏放在溪水上,酒盏随着溪水漂走了。
“阿晨,我们也走吧。”梅长苏慢慢地站起身,拂了拂衣袖,随手折了一段花枝在手里把玩。
蔺晨心里有些落寞也有些内疚,他见梅长苏在家里谢客休养了几天该出来走走了,可没想到竟遇到这样扫兴的事。
梅长苏见蔺晨从后跟上,一路沉默,虽然看他像是在欣赏风景,但多半心里是在自责。梅长苏伸手替他撩起垂在他头上的花枝,说:“这真是一处好地方,若他日先生在这里建了客馆,记得给我留一个看桃花的好位置。”
“好,我把景色最好的地方留给公子。”
说着两人相视而笑,梅长苏一路走着,能轻易看到被仆从扶着姿态慵懒散漫的世家子弟,越发觉得方才的几个年轻人让人精神振奋,心里甚至想他日宁可让方才几个少不更事的年轻人立于朝堂之上,也比见着这些慵懒散漫的世家子弟清谈误国要好。
黎纲守在马车边上等梅长苏回来,梅长苏见蔺晨正往马车里钻,就把黎纲拉过来耳机几句,黎纲听着眼睛都瞪大了,刚想说话,梅长苏立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示意他按自己说的去做。
蔺晨从车里探出头来说:“怎么还不上来?”
“来了。”梅长苏伸手搭在蔺晨的手,借力上了车。

评论(10)
热度(70)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