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87

87

北燕被打服气了,交了降表不得不接受包括允许晋人在燕开设私塾入仕为官等条款,待诸事了结已是三月中。经过北燕一事,太子在朝中声望日隆,朝中众臣对于储君寄予厚望,梅长苏放心地让太子监国,自己与卫铮上琅琊山
上山前,黎崇到相府求见梅长苏,黎崇在官学里设坛讲学,每年参加春闱秋闱的士子里不少是黎崇的弟子。蔺晨被老阁主逼着回山上这个事的内情,黎崇听着聂真说了一通,感慨了一番梅长苏这些年的不易同时也为蔺晨感到委屈。
梅长苏听说黎崇来求见感觉有些意外,心里隐隐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要上琅琊阁找蔺晨。黎崇见着梅长苏,开门见山地说:“臣听说陛下要上琅琊山,为了陛下上山一路顺利,臣有一物献给陛下。”说着便解下自己多年随身佩带的玉蝉解下来捧到梅长苏面前。
“这可是老师片刻不离身之物。”梅长苏推辞着说。
“臣执教多年,陛下是臣最得意的门生。这枚玉蝉,若还是在琅琊阁里,当交给得意门生作为接任长老的信物。现在虽然臣已不在琅琊阁,但这玉蝉臣依旧想交给陛下。陛下是臣下山的初衷,这玉蝉也是臣一直以来想要交给陛下的。”黎崇又一次把玉蝉捧到梅长苏的面前。梅长苏第一次听黎崇说下山的初衷,自从知道琅琊阁的规矩后他曾猜测过黎崇下山的原因,可万没想到竟是因为自己。
梅长苏接过玉蝉,说:“万幸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
黎崇笑着点头说:“陛下上山时带上玉蝉,可助陛下如愿。”梅长苏听着看了一眼手里的玉蝉,心里想着这玉蝉应不止是一个长老传承的信物。
三月里春雨霏霏,梅长苏经过一番洗筋伐髓后终于不再是春季手脚软绵无力,可以打起精神往琅琊山去。一路春色怡人,可梅长苏心里满是忐忑,并没有心思去欣赏。倒是卫铮与黎纲欣赏着春色,一路轻松交谈。
“你们这一路像是春游似的。”梅长苏眼看着琅琊山越来越近,心里越发没底,“我听老师说阿晨接掌了琅琊阁。”
“好事情啊,他现在是阁主,下山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黎纲驾着马车不敢回头,只能轻快地嚷嚷。
“蔺先生是阁主,他不让我们上山也是一句话的事。”卫铮在旁冷静地提醒说。
“有道理,蔺先生虽然平时和和气气的,但脾气上来也很吓人的。”黎纲想起一件往事,“要不我们在山下的时候捡些柴枝,让主人背着上山,那叫什么来着?”
“负荆请罪。”卫铮接过话头说,“虽然大家都姓蔺,但是蔺相如吃这套,蔺先生恐怕不吃。蔺先生要是见着主人这样不爱惜自己,背着柴枝上山,岂不是火上浇油的生气。对了,黎纲,你惹媳妇生气了怎么办?”
“我怎么会惹媳妇生气呢?”黎纲说的这话让卫铮很有共鸣,于是他们交流起了如何不惹媳妇生气的心得,梅长苏一个人在旁边默默听着记着,觉得总有能用上的一天。
他们来到琅琊山的山脚时,厚厚的云层后还漏下些许阳光,待他们开始上山了天就下起了毛毛雨。卫铮撑着伞,黎纲扶着梅长苏小心翼翼地上山。
卫铮边走边感叹道:“这可真是比我娶飘蓼还不容易。”
梅长苏听着就笑了起来,当年他陪着卫铮到扬州娶亲,一路舟车劳顿,还在船上病倒了。梅长苏喘着粗气说:“要不是陪你去接亲,我还遇不上阿晨,可能我还久久的无法走出景琰战死疆场的阴翳,也可能不会有今日。人生际遇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梅长苏想着当年他开始只是好奇琅琊阁所以才招惹蔺晨,可没想到这一招惹便不可收拾。
“说起蔺先生,突然想起飘蓼跟我讲起的一桩往事。”卫铮回忆着说,“云晔的夫人是蔺先生的师姐,他们亲如手足。云晔上山提亲的时候,听说蔺先生提剑要与他决斗,吓得直哆嗦。”
“最后谁赢了。”黎纲在一旁饶有兴致地问。
“最后多半是被他爹关起来思过,你看云晔那十足的书生模样,估计是拿着剑当柴刀使的。”梅长苏从卫铮那收获了关于蔺晨的往事,本来忐忑不安的心情添了些许欢愉。
他们好不容易来到了山门前,梅长苏看着琅琊阁的山门,想起当时他来约蔺晨到黔州的情景,一切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冥冥中命运给了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山门里有几个扫洒的僮仆,黎纲正要上前询问,却被卫铮拉住了。梅长苏上前对僮仆拱手客气地要拜访蔺阁主。僮仆一脸淡然地说:“阁主不见外客,足下请下山。”
“某是阁主旧友,远游路过贵地,特来拜访旧友。”
僮仆正欲再次谢客,可瞅见梅长苏腰带上垂着的玉蝉,迟疑了一下说:“不知足下可有信物,仆带上向阁主通传。”
梅长苏从怀袖里拿出一把折扇交予僮仆,自己退到山门外等着。僮仆拿着折扇,在山道走了几步,身形一晃就不见人影,黎纲看着有点目瞪口呆地说:“这身法,真的不是山上什么东西成了精?”
“传说琅琊阁下埋着上古瑞兽麒麟的角,是一个钟灵毓秀的地方。”卫铮第一次来到这传说中的琅琊阁前,心里充满了期待。
梅长苏背着手站在山门前,引颈看着山道,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们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衣袂翩翩地从山道上下来,仿佛仙客下凡。黎纲与卫铮一时之间都看呆了,梅长苏看见蔺晨既高兴又有点踌躇。
蔺晨按捺着如小鹿乱撞的内心,淡然地扫了梅长苏一眼,说:“跟我来。”
三人一听这三个字,提着的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心想上了山一切都好说。蔺晨领着着梅长苏几人上山,他没料到梅长苏会亲自上山来找他,一如当年那样。他走在前头,趁着山道回环的时候悄悄地看一眼梅长苏,心潮澎湃难耐。
黎纲与卫铮咬耳朵说:“蔺先生这样冷淡,我们会不会过两天被赶下山。”
“你蔺先生也是要面子的,受了这么大委屈,见着了面当然要端着。”卫铮看着蔺晨的背影悄悄地与黎纲咬耳朵。
蔺晨把他们安置在当年梅长苏独自上山时住过的院子里,吩咐僮仆给他们打水洗尘后,自己便轻飘飘地离开。梅长苏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说:“几年前我曾独自上山,就是住在这院子里,几年来这里一点都没变。当年我可是在这里住了好几天,在我准备下山之前就见到了阿晨。”
“所以我们在这里安心住上一个半个月,总会见上蔺先生的。”卫铮与黎纲总结着说。


莫名其妙用的是原义 。

评论(12)
热度(73)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