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88

88

梅长苏其实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他洗漱更衣后找了山上的僮仆打听蔺晨起居的院落在哪里。蔺晨现在是阁主,是真的有点忙,梅长苏在自己的院子里喝着茶等着,一直等到天黑了才离开院子去找蔺晨。
蔺晨正在自己的房里看书,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没看完一页,心乱如麻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听到有敲门声,蔺晨立马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去开门,可手搭在门闩上时又缩了回去,这时门又响了两下。他心跳如鼓,他知道门的另一边是谁。
“阿晨,是我。”门的那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我能进来说两句话吗。”
蔺晨心想就听你说两句,便一下开了门,说:“进来说话。”
梅长苏第一次来到蔺晨在山上的院落,院子里不知种了什么花,弥散着一阵甜甜的花香。蔺晨的房间布置得十分雅致,除了案头上堆了几本书和书上窝着一只呼呼大睡的小猫外,其他的地方都整整齐齐的。
梅长苏跟着蔺晨绕过一个画屏,在茶案前坐下,蔺晨边喝茶边等着梅长苏说话。梅长苏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清了清嗓子说:“阿晨,我来是想与你道个歉,我不该瞒着你。”
蔺晨放下茶杯,看了一眼见他不再说话,便说:“说完了?”
“没、没有说完。”梅长苏生怕蔺晨送客,忙说,“我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给你什么机会。”蔺晨又给自满了一杯茶。
“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想……”梅长苏搓着手指头思忖着说,“我想补偿你。”
蔺晨轻轻哂笑一下说:“我好好的,哪需要补偿。”
梅长苏搓着手指头,沉默了一阵,说:“去年你带着霖儿四处察看新政推行情况的时候,晏大夫跟我说我情况不大好。那旧伤一直是悬在头顶上的剑,我放心不下的就只有霖儿和你,霖儿身边还有人可以依靠,可是你,我原以为你是不爱受拘束的,应该会逍遥江湖,可万一你愿意留在金陵呢,于是我悄悄地给你备下了那盒子的东西。如此,在朝在野全凭你的意思。晏大夫一边写信来琅琊阁,一边试试可否找到替代的药引,他劝我与你说说,可我怕你左右为难。”
“我为什么要左右为难。”蔺晨打断了说,“难道还有比人命更重要的东西吗?难道你觉得自己连让我为你为难的价值都没有吗?”
梅长苏一直知道自己在蔺晨那里的份量,可听他这样说出来,心里像被猛撞了一下似的。他清了清有些哽住的嗓子,说:“不是,是我错了。我以为……”
“你知道你错哪了?”蔺晨把茶盏放在桌上,坐直的身子说。
“我不该瞒着你。”梅长苏脱口而出,“我以为让你远离我与老阁主的纠葛,以后我不在了你也可以喜乐地过完余生。可最后还是让你受委屈了。”
“我看你还想不通自己错哪了,你错在那个‘我以为’。”蔺晨说着扭头看向窗外,“生死攸关的事,全凭一个‘你以为’来做决定。你以为我下山几年是为名还是为利?没有你,我辛苦这些年还有什么意义?你凭什么以为,没有你,我余生还会喜乐?你想过没有,假如某一天我知道实情,你觉得我还怎么活下去。”
“阿晨……”梅长苏伸手要去抓蔺晨扶在桌上的手,刚碰到蔺晨手一缩揣怀里了。梅长苏索性跪在他身旁,拉着他的衣袖,红着眼睛,泪汪汪地说:“我活了几十年,第一次遇上喜欢的人,你于我来说就恍如天上的月亮,我恨不得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让你远离忧怖。可也不自知地自私地忽略了你的感受,忘记了同甘共苦的应有之义。阿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蔺晨听着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声回过头来看他正跪在自己身边,也跪着把他抱进怀里。蔺晨想着,他这算是败给自己了。
梅长苏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带着哭腔有些含糊地说:“没有你,我坐拥万里江山又有什么意思呢?”
梅长苏离开了院子,黎纲与卫铮都想到他是去找蔺晨了。他们在院子里等了许久,也不见梅长苏回来,黎纲有些担忧,并想要去找找梅长苏。卫铮却拉着他说:“你就别添乱了,刚才陛下主人出门时,我已经悄悄跟了一路,他确实是进了蔺先生的院子里。”
“可这都快子时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不见回来这说明他们还能好好地促膝长谈,要是早早回来了就说明谈崩了。”卫铮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便与黎纲往蔺晨起居的院子走去。
梅长苏与蔺晨分别了半年终于聚一起,把该认的错都认了,把该骂的都骂了,梅长苏抱着蔺晨不舍撒手,蔺晨索性把人整个横抱起来扔到床上。这一回蔺晨知道他身子好了便不顾忌太多,解了那人的腰带把那抱着自己的腰的手都绑了,骑在他身上誓要让他长长记性。
卫铮与黎纲趁着夜色,跃上的蔺晨的房子上,小心翼翼地拿开一瓦片,往里一看,吓得差点没从房子掉下来。卫铮拉着黎纲忙腾跃走了,他们坐在山上一块巨石上,看着月行中天,谁不说话。良久,黎纲吐了一口气,说:“我就知道是在下面。”
“怎么知道的。”卫铮看着月亮说。
“猜的。”
“厉害。”
说完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回院子里睡觉,假装什么都没到。
梅长苏从未被蔺晨折腾得这么狠,他觉得自己都要散架了,连动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不得不感叹自己身体与往日不同,虽然累得快散架了,但竟还能咬牙起来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他还钻回蔺晨的床上,扯着蔺晨的袖子,蔺晨把他搂住。梅长苏呼吸着这熟悉的气息,再也忍不住的埋首在蔺晨的怀里痛哭,这一哭也把蔺晨引得眼睛红红的。人生在世,该离开的终究会离开,该是纠缠一生的总还是兜兜转转的回到身边。

评论(17)
热度(87)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