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帝师89

89

梅长苏从未被蔺晨折腾得这么狠,他觉得自己都要散架了,连动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不得不感叹自己身体与往日不同,虽然累得快散架了,但竟还能咬牙起来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他还钻回蔺晨的床上,扯着蔺晨的袖子,蔺晨把他搂住。梅长苏呼吸着这熟悉的气息,再也忍不住的埋首在蔺晨的怀里痛哭,这一哭也把蔺晨引得眼睛红红的。人生在世,该离开的终究会离开,该是纠缠一生的总还是兜兜转转的回到身边。
梅长苏蹭在蔺晨怀里睡了一晚,半年的孤枕独眠终于找回了枕边人,加之身心俱疲这一觉睡得日上三竿还没醒。蔺晨披着外袍坐在床边,趁着梅长苏还没醒,细细地看着这个人。蔺晨抓起他露在被子外的手,揣进袖里,虽然现在梅长苏的身子比以前好了些许,但他的手依旧是冷冷的。蔺晨伸手轻抚在他的脸上,这人实在让他魂牵梦绕。
梅长苏其实已经醒了,只是前一晚被折腾惨了,稍稍一动就觉得酸疼就索性躺着,加之躺着装睡还有人温柔地抓着他的手,就更加安静地装睡。蔺晨怕他睡太久了饿着了,轻轻推了推他,说:“吃点东西再睡?”
梅长苏的脸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被蔺晨揣在袖里的手不安分地顺着他的小臂往上摸。蔺晨抓住他的手说:“别闹了。”
“起不来了。”梅长苏抱住蔺晨的手,低声软软地说。
蔺晨体贴地把人抱着坐在床上,僮仆们鱼贯而出伺候两人盥洗。蔺晨捧着一碗粥,一边自己吃一边喂着梅长苏。
卫铮和黎纲在自己的院子里切磋一番武艺,而后在僮仆的引领下游览琅琊山,仿佛他们是来琅琊山春游的。
梅长苏浑身酸疼但也阻止不了他不安分的手,蔺晨拍了拍那只在自己大腿上摩挲的手,说:“腰不疼了?这么急着消食?”
梅长苏咬牙倾身上前抱着蔺晨的腰,头枕在他的肩上,闭着眼呼吸着他的气息。蔺晨摸着他的背脊,这个人见不着的时候让人生气得牙痒痒,可见着了又心疼不已。
“怎么身体好了也不见长肉,还是那么瘦。”
“想你想得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梅长苏边说边吮吻着他的颈边。
“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山?”蔺晨揉搓着他的耳珠子,看那耳珠子慢慢地变成可爱的粉色。
“我不想下山。”梅长苏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浮槎海上误入仙境的海客,他害怕一旦下了山就再也找不到上山的路。
“金陵里还有……”
蔺晨还没说完,就被梅长苏用嘴唇封住了嘴。梅长苏不管不顾地投怀送抱,蔺晨把持不住地将人压下。这一次比前一晚温柔了些许,可也让梅长苏快要断片了。蔺晨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住,把一脸迷茫的梅长苏搂抱住,手从在他敞开的衣襟往里探,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传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待我下山时,山下已沧海桑田,世道几番轮回。”梅长苏靠在蔺晨的胸前,抬头看着蔺晨,“先生是真的不要我了吗?”
蔺晨看着他那双润黑的眼睛,心里揪着疼,索性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手心被睫毛扫得有点痒痒的,慢慢地觉得手心像是沾了水一样微凉。梅长苏拉下盖在眼睛上的手,沉默了一下说:“既然如此,我明天就下山。只是可以让我和你过完今天吗?”
听到蔺晨答应让他过完今天,梅长苏索性抱着蔺晨抵死地缠绵,最后累得在蔺晨怀里昏睡过去。蔺晨把他安置好,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刚出关的朱砂找来。
黎纲与卫铮把琅琊山游览了一番,回到院子里时已经傍晚了,可梅长苏并没有回来过的痕迹。“这一天一夜的,主人吃得消吗。”黎纲有些担忧地说。
“蔺先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应该是谈得差不多了吧。”卫铮也不确定这久别重逢的两人到底会谈到什么程度,所以也隐隐有些担忧。
正当他们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去蔺晨的院子里拜访一番的时候,给他们送晚饭的僮仆带话说梅长苏决定明日下山,可是一晚上也没见梅长苏回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梅长苏便醒了,他咬着牙坐起来,看着还在熟睡的蔺晨。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蔺晨,想要记住这张脸。此时他才觉得当初瞒着蔺晨是有多蠢,他以为给了许多美好的记忆蔺晨,蔺晨便可以怀揣着回忆好好活下去。他带着一身的印痕,坐在蔺晨身边,回想着这如梦一般的一天一夜,却无力面对下山后的日子。
蔺晨听到响动也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梅长苏对上他的眼睛有些哽咽地说:“天亮了,我该下山了。”
蔺晨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句:“你慢走。”
梅长苏忍着腰疼下了床,自己整理好衣冠,轻手轻脚地离开,他关上院门,一步一回头的走远了。
卫铮与黎纲早就等着他了,开始他们还以为是梅长苏劝服了蔺晨下山,可远远地看到梅长苏一个人走来,神色郁郁。“不对劲。”黎纲说。
“是不大对劲,不可能啊,蔺先生竟如此铁石心肠?”卫铮皱着眉头说,“机灵点,别乱说话。”
“知道了。”黎纲说完就跑上前去扶他。
梅长苏走两步就回一下头,看身后的山道盼望出现蔺晨的身影。卫铮与黎纲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各自心里惋叹。他们三人走到山门前停下了脚步,再走一步便迈过了山门,离开琅琊阁。梅长苏再一次回望山道,低头咬了咬牙跨过了山门。黎纲一直怕他支撑不住,表面强自镇定,内里心惊胆战的,可梅长苏一步一步地走下山,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留在了山上,走下来的只是无关痛痒的皮囊。卫铮与黎纲不知道从何劝起,只好一路沉默。
山脚停了一辆马车,黎纲与卫铮各自以为是对方准备好的车驾,扶着梅长苏上了车。梅长苏掀开车簾进去,看到里面的人顿时愣住了。
“听说陛下要回金陵,刚好我们同路。”蔺晨端坐在车里说。
梅长苏张着嘴,空白的脑子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说什么:“阿晨,真的是你吗?”
“当然,我在山脚等你好久了。”
梅长苏扑上前去把他搂紧了,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真的是你,你愿意跟我回金陵,真的吗?我不是又在做梦?”
“真的,只不过想让你尝尝被人瞒着独自像个傻瓜一样伤心的滋味。”蔺晨回抱着早就泣不成声的梅长苏。
黎纲拉着缰绳,见刚进了半个身子的卫铮退出来坐在自己旁边,有点奇怪:“怎么不进去。”
卫铮摇摇头,说:“蔺先生早就等在里面。”说着按住要往里探头探脑的黎纲的脑袋,又说:“快点赶路,看什么看。”
“蔺先生真是会玩。”黎纲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长舒一口气,扬起缰绳往金陵去。

评论(12)
热度(83)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