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帝师番外(一)

蔺九

建平元年,刚禅位与刚辞官的帝相在江湖游玩了半年,终于如约地回金陵小住过年,皇帝自然十分上心地让人地丞相府打扫,早早地把地龙烧暖了,一天天地算着日子盼着他们来。
梅长苏和蔺晨在小年前一天回到金陵,皇帝早就在相府等着了,相府门前的石阶都快要被踩出脚印来。黎纲驾着马车稳稳地停在相府前,蔺晨先探身出来,扶着梅长苏下了车。皇帝上前扶着梅长苏说:“父亲,可算等到你们了。”
梅长苏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回身看向马车。皇帝有点疑惑地看向马车,只见蔺晨扶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下马车,那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皇帝看着梅长苏笑吟吟地探头去看了看那襁褓里的小孩,心里十分惊疑。蔺晨看着皇帝的表情,笑着说:“进去慢慢说。”
这小孩是他们在琅琊阁山门前捡的,刚捡的时候全身青紫哭不出声来,带回去救活回来却是个健全的孩子。蔺晨看着觉得这孩子特别合自己眼缘,就决定收在自己身边,请了个奶娘带孩子。
皇帝逗了逗那个孩子,说:“这娃娃叫什么名字?”
“蔺九,阿晨起的。”梅长苏说着,脸上露出点不甚赞同的神色,他觉得这名字实在太随意了。
“九是最大的阳数,这孩子命格属阴,取这名字好。”蔺晨从奶娘手里接过孩子,逗着玩。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前面还捡了八个孩子。”梅长苏说着也凑上脸去逗弄着蔺九。
“这不刚好儿臣添了老八,和九九差不多大。”
皇后新近诞下一个小公主,皇帝欢喜得很,专门给小公主举行了弥月宴。此时见着与小公主差不多大的蔺九,皇帝也十分欢喜,抱在手里爱不释手,又怀里摸出一双银镯,分了一个套在蔺九的手上。
蔺晨见了说:“陛下,您这是在打我儿子的主意了?”
“先结个娃娃亲,待他们长大了再看看有没有缘份。”皇帝轻捏着蔺九的小手,蔺九这娃娃冲他笑得露一个没有牙的笑。
“差辈了,让九九和小八结个玩伴还差不多。”梅长苏不大同意这桩婚事,让皇帝把另外的一个银镯也给蔺九带上,“明天带九九进宫看看八公主。”
第二天梅长苏与蔺晨带着蔺九进了宫,蔺九见到八公主欢喜得手舞足蹈的,两个在襁褓里的娃娃相对咿咿呀呀了许久。皇帝看着被众人宠爱的蔺九,仿佛看见自己的小时候。他想,要不是父皇当年找到自己的母亲并带回金陵,那他现在不知在何处,与母亲在纷乱的世道里能否活到今时今日尚未可知。这么想着,皇帝越发的觉得与蔺九亲厚,当下吩咐宫人按着宫中皇子的份例给蔺九做了一套平安扣长命锁并衣服玩具几大箱,送到相府。
蔺九慢慢地长大,蔺晨还怕他会有什么隐疾,可一直长到四五岁,没见什么不妥。这日蔺晨处理完阁中琐事回自己的院里,看见梅长苏坐在树下睡着了,蔺九正坐在他腿上伏在他胸前睡着了,一本《论语》落在椅子边。蔺晨怕蔺九压得梅长苏做恶梦,便轻手轻脚地上前把蔺九抱起来,轻声说着:“臭小子怎的这么沉,要把你爹压得喘不过气了。”边说边把他放进屋里的小床上。
梅长苏在蔺九被抱起的时候已经醒了,捡起脚边的书,等蔺晨从屋里出来。蔺晨从里面出来了,坐在梅长苏身边抱住他说:“轮到我了。”
“你儿子的醋也吃,蔺阁主你也太小气了。”梅长苏靠在他身上任他抱着。
“我一向小气,你不知道?”蔺晨边说边凑近他耳边吹气,“九九总算是平安长大了,我一直忧心他是因为什么隐疾才被扔在山门前。”
梅长苏听着蔺晨的担忧,说:“九九当时捡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沾着脐带血,想来是谁家的姑娘遇上了负心汉意外生下的。他要是跟在生母身边恐怕日子过得不容易,如今虽失了与生母共叙天伦之乐,但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人生际会,大抵如此,有得有失。”
“这小子是养在山上的皇子,今天又收到金陵送来的几箱东西,都是按着宫中同龄皇子的用度备的,玩具书籍笔墨。你儿子是不是还在打我儿子的主意,想把公主嫁到山里?”蔺晨抱着梅长苏说,“我们山住了一个太上皇,可住不下一个公主。”
“放心了,他不是打九九的主意,我猜他多半是看着九九想起自己的身世。”梅长苏翻身朝着蔺晨索吻。
“过明年把九九搬出去住,他与我们住一起,我都像做贼一样。”蔺晨笑着凑上前咬上梅长苏的唇。
蔺九在屋里的小床上睡得正香,一翻身就睡成一个大字,窗外正对着他那两个爹在缠绵。

评论(24)
热度(79)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