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帝师番外二

发个甜饼,祝我明天好运吧。

番外——寒潭
寒潭百年来一直是琅琊阁一处禁地,阁中弟子们听到寒潭这地方无不摇头。梅长苏知道寒潭这个地方,是因为朱砂说漏嘴了。
梅长苏耳尖听到了,追问道:“寒潭是什么地方?”
方才聊得正欢的几个人立刻闭口不言,梅长苏立刻觉得这个地方不太简单,非但自己没听蔺晨说过,连琅琊阁中的人提起都讳莫如深。他想要悄悄地地探寻一番,可是他不敢瞒着蔺晨,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寄人篱下不敢造次,但其实是自从蔺晨原谅了他后,他便不愿意再瞒着蔺晨做任何事。可是看朱砂他们提起寒潭瞬间噤声,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梅长苏想着要不要直接问蔺晨。
“在想什么呢?九九唤你几声都不应。”蔺晨拍了拍他,顺手把抱着的蔺九放到他身边,蔺九手脚并用地爬到梅长苏怀里。
“寒潭是什么地方?我来琅琊阁几年了怎么也没见你说过?”梅长苏抱住在自己身上乱爬的蔺九,看蔺晨听到寒潭二字脸色一沉。
“谁给你说起寒潭?”
“今天听人闲聊时说起,我一时好奇追问,他们吓得都不敢说话各自散了。”
蔺晨坐在他身边,把玩着他挂在腰间的玉蝉,说:“你想去瞧瞧寒潭是什么样的?”
“你要是愿意带我去见识见识,那自然是好。”梅长苏握住蔺晨的手轻轻挠挠他的手心。
蔺晨想着既然已经提起了,不如就带他去看看,免得他一直惦记着不知道哪天忍不住自己悄悄地探寻。当下把蔺九交给奶娘,带着梅长苏往寒潭去。
“寒潭其实风景不错,只不过是阁中一片禁地。”蔺晨带着梅长苏边走边说。
这路不太好走,一路上树木成荫,偶尔有一两声鸟鸣。这鸟的叫声十分奇怪,偶尔一声长鸣,听得人汗毛竖起。蔺晨一路牵紧了梅长苏的手,给他分拂开面前的树枝。梅长苏越走越觉得压抑,压抑得他一句也说不出口,甚至几度压得透不过气来。
“害怕了?”蔺晨回身揽住梅长苏的肩,给他擦了擦额上的虚汗,“我们回去吧?”
梅长苏摇摇头,说:“没想到琅琊阁竟还有这样奇诡的地方,此处为何是禁地?难道前头会有什么猛禽走兽?”
蔺晨抬头看了看周遭,说:“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难怪……”蔺晨本想说难怪朱砂当日听说长老们让他来寒潭思过急的不行,可看了眼梅长苏又没继续说了。
梅长苏听到这欲言又止的“难道”,心里正狐疑,说:“为什么寒潭是阁中禁地?”
蔺晨搂紧了他的肩说:“走吧,往前就是寒潭。”说完扶着梅长苏小心穿过一个山洞,面前便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湖面,此处比起外头更加安静,连鸟声都没有,静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蔺晨环视了一圈,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说:“此处轻进难出,是阁中犯了门规的弟子思过的地方。”
寒潭比外面冷且静极了,无波无澜,鸟兽罕至,四面被高高的崖壁围着,人在其中慢慢的感觉寒意透骨。
“果然是风景不错。”梅长苏说着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此处不能久留,走吧。”蔺晨摸索着用自己的密钥开了秘道,带着梅长苏离开。回到屋里后,蔺晨害怕梅长苏受了寒,硬按着他药浴驱寒。
梅长苏被蔺晨揉按着背上的穴位,整个人都酥酥软软的,说:“当日你被老阁主逼着回山,是不是被罚去寒潭了?”
“他们是想罚我去思过,我爹不同意,可是我哪有过要思?”蔺晨的手顿了顿,又继续给他揉按,“你别想太多了,都过去几年了,那些要让我思过的长老还不是让我给收拾好了吗。”
梅长苏拉住他的手,说:“这么几年,我总觉得自己对你亏欠良多。”
“觉得自己亏欠良多,就好好地把自己补偿给我。”蔺晨凑上去咬着他耳朵说。
“我这不早就是你的了?”梅长苏侧头亲亲他的脸颊。
最后梅长苏在浴池里好好地补偿了他一番,事后蔺晨还要给梅长苏揉揉过度劳累的腰。

评论(22)
热度(81)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