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蔺苏】眷恋你的温柔02

02

梅长苏抱膝坐在窗边,看着慢慢爬上中天的满月,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曾被自己调侃是琅琊山最圆的白月光的人。那人宛如月华似的柔柔地照亮自己的内心,把张牙舞爪的阴翳驱散。此夜月色偏冷,梅长苏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月亮,内心空荡荡的。他对蔺晨无法释怀,留在琅琊山上划地为牢似的。小人偶苏醒后,执着地要用“蔺晨”这个名字,梅长苏给自己筑起的外壳被轻轻地敲开了一道裂缝,这让梅长苏感到惊恐。
梅长苏枯坐了许久,终究还是忍不住去看看小人偶。刚推开门,小家伙就从床边跳下来,拖着小被子光着脚一路小跑扑到梅长苏怀里。刚推开门,看到小人偶孤伶伶地抱着被子,当那双黑眼睛看到梅长苏时,梅长苏仿佛看到他整个人瞬间被点亮了。小家伙扑到梅长苏怀里时,梅长苏心里一直拧着的那根弦“嘣”的一下断了。
梅长苏弯腰把小人偶抱住,小小的身体还不盈怀抱,瘦小的仿真是自己抱紧了自己一样 。小人偶安静地埋脸在梅长苏怀里,一言不发只是身体不停地颤抖。梅长苏抱着瑟瑟发抖的小人偶,哑着嗓子轻轻唤了一声:“蔺晨?”
小人偶还是把脸埋在梅长苏的怀里,只是微微点头。梅长苏看着伏在自己怀抱里的蔺晨,心里一阵愧疚,抚摸着他的后脑勺,把他抱到床边。小人偶抓住他的衣襟,抬头看向梅长苏,月色映在他眼睛里仿佛是有泪光在闪动。他扁着嘴,低声说:“不要走。”
梅长苏看着眼眶一热,把他抱回自己的房间里,可是小人偶还是惴惴不安地缩在梅长苏的怀抱里。梅长苏一下下一下地轻拍着他的后背,说:“睡吧。不喜欢就算了。”
小人偶赶紧摇头,说:“不是不喜欢,只是我想和你一起。”说完低头不敢看梅长苏,嘟囔着说:“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扎在梅长苏的心里,疼得他浑身一抖,他抱紧了小人偶。蔺晨挨在他胸膛前,听着他的心跳,慢慢地合上眼睡着了。月光下,小人偶的五官看起来清秀好看,乍看之下和画圣吴道子的神仙图里的小童子,可细看起来眼角险险地上挑,闭着的嘴角天然地向上弯仿佛是挂着一抹微笑,这些都隐隐的看出那个已经远行的人的影子。梅长苏抱着小人偶,他知道自己在捏造小人偶时已然带着某种希冀可他不自知。
阿晨,我这样做你会不高兴吗?梅长苏抱着小人偶看着挂在窗角上的朗月。
未名云游回来,听说梅长苏的人偶终于醒了,便带着自己的人偶菁菁来了。蔺晨正与飞流一起从院子跑进来,跑到梅长苏面前,拉起他的手把一个草圈儿套在梅长苏的手指上,左右端详了一番,扑进梅长苏的怀里。梅长苏看着手上的草圈儿,眼前晃过一个眉开眼笑的人,没个正形地抓着他的手,拇指在手背摩娑,说:“美人儿,从此你可就被我套牢了。”言犹在耳,故人杳然。
“长苏?”未名见梅长苏在发呆,提高了声音喊道
梅长苏惊醒过来,看了眼面前的未名,把怀里的蔺晨轻推了推,说:“你回来了,来认识一下……”
“我叫蔺晨。”蔺晨抢着自报姓名。
未名听了眉头一皱,脸上表情有些复杂地看向梅长苏,梅长苏双手把蔺晨搂在身前说:“他醒来自己说的叫这个名字,无论我怎么说也不肯改。”
未名鼻子轻嗤了一下,一边嘴唇勾起,伸手捏住小人偶的下巴慢慢抬起,左右看了一下,脸上的笑渐深,说:“长得再像,也不过是一个空壳,你不要太沉溺其中。”
“我自然知道。”梅长苏边说边在袖子里摸着套在手指上的草圈儿。蔺晨在梅长苏的怀抱听着,心里十分委屈,抬头看向梅长苏,却见他低垂着着眼睑浅浅地笑着说话。这句“我自然知道”听在蔺晨耳中,只觉有无数只手在他身体里到处拧着,可是人偶没有眼泪,委屈到极处眼睛也不会点滴的泪水。
菁菁是一个圆圆脸的小人偶,她好奇地看着梅长苏怀里的蔺晨,伸出手去想要摸摸他。蔺晨冷淡地扫了她一眼,扭头钻在梅长苏怀里。
未名看着蔺晨,许多话都欲说还休,只好叹了口气带着菁菁离开。梅长苏抚着久久伏在自己胸前的蔺晨,蔺晨耳朵贴在他胸膛上,听着胸膛传来的声音,伸手贴在他胸膛上说:“这里是什么在动?”
“心在动。”梅长苏握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手腕上,“七情蕴于心。”
蔺晨稍稍用了点力,指尖下是一下又一下的搏动,好一会才说:“我是没有心的对吧?所以才不会有眼泪,只不过是一个空壳。”
蔺晨沮丧地蹲下身踡成一团,梅长苏想要抱着他,却被他推开了手,自己走到角落里抱着膝盖坐着。梅长苏走到他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他。
“蔺晨不是我,对吗?”
“现在是你。”
“那以前呢?以前蔺晨是什么人?”蔺晨看着梅长苏,泫然欲泣的样子,“我醒来的时候,便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说我就是蔺晨。”
“以前……”梅长苏眼光放远了,有一句话在他脑海里闪过,让他浑身一颤,可他还是张口说了出来,“他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是的,蔺晨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这句话他以前从未说过。他们一日三餐日出日落,以后余生漫漫都是这样渡过。梅长苏低头看套在自己手指上的草圈儿,叹了口气倾身上前把小人偶拉到身前整个地抱住,凑在他耳边轻蹭了蹭,说:“你在我心里也是独一无二的人。”
“真的?”蔺晨抬起头,一双黑眼睛盯着梅长苏的眼睛,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梅长苏低头吻了一下他的眉心,说:“当然是真的。”
听了这话,蔺晨像是一棵被晒蔫了的小苗突然天降甘霖,整个人都舒展开来了。当梅长苏的吻印在他眉心时,蔺晨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破壳而出。
得到了梅长苏的承诺后,蔺晨又恢复往常的欢乐,每天跟着飞流撩猫逗狗,没事就钻到梅长苏的怀里喋喋不休说各种见闻。梅长苏抱着他,笑眯眯地看着他,静静的听他说话。
夏日山上午后都有一场雨,蔺晨不能到外面玩,就窝在梅长苏怀里翻花绳,飞流抱着一扎从外面采来的花在一旁正憋着老大的劲要塞进花瓶里。蔺晨身体天天在长,虽然吉婶给他做的衣服已经留有余地,但是现在衣服已经快不合身了。
梅长苏低头看蔺晨正看着花绳,脸愁成一团,手犹豫了一下挑起绳子一翻,整个都散了。梅长苏腾出手摸摸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蔺晨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在一旁的飞流赶紧抱着一瓶插得没有章法的花送到梅长苏面前,一脸求表扬求摸头。
梅长苏接过花瓶,也摸摸飞流的脑袋:“花真好看,苏哥哥喜欢。”
飞流点头笑了,顺手捏了捏窝在梅长苏怀里的蔺晨的脸。蔺晨还是一个小童的模样,自己被捏了就不大高兴的扬手拍掉那只魔爪。
梅长苏抓住飞流还想捏蔺晨脸的手,说:“吉婶做了甜汤,再不去就被吃光了。”
飞流听说有甜汤,立刻起身跑去厨房。蔺晨把手里的红绳一半绕在自己手上,一半绕在梅长苏的手上,抓住他的手说:“真好看。”
梅长苏听着呼吸一窒,从前也有那么一个人用一根红绳把他与自己的手系一起,左右欣赏一番说真好看。当时梅长苏还笑话他说幼稚。
“是的,真好看。”梅长苏边说边把蔺晨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握住这只没有温度的手,“阿晨……”说着索性把小人偶整个都抱住,脸埋在他的肩上。
蔺晨用脸贴在梅长苏的鬓边蹭蹭,他有点不知所措,梅长苏在唤着自己的名字,却又像是在呼唤着另一个人。
“长苏?”他觉得颈间有水淌过,从颈边一路淌到胸前,不知道为什么他觉胸膛里颤动了一下。
梅长苏再抬头坐直了身子时,又露出温柔的笑,把手上的红绳也缠在蔺晨的手腕上,摸摸他的头说:“我们也去吃甜汤。”
蔺晨抱着梅长苏的脖子,伸长脖子亲在梅长苏的眼睛上,伸着舌头把还留在眼睛里的泪水舔干净。他觉得再没有比这泪更甜美的东西,梅长苏只是以为他单纯是因为自己没有眼泪所以才这样。
“小傻瓜。”梅长苏站起身牵着他的手往外走,蓦然发现蔺晨竟长到自己腰间那么高,不再是之前幼童的模样,眉眼之间竟真的越长越像蔺晨。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人偶,但是他的心里忍不住的联想到蔺晨。
看见梅长苏眸光深邃地看着自己,蔺晨觉得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自己尚未苏醒时,在广漠无边的虚空中飘荡。
“怎么了?”梅长苏看到蔺晨的小脸上罩着一层阴云似的,躬身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
“长苏,我喜欢你。”
梅长苏心头一震,转而温柔一笑,刮了刮他的鼻子,说:“小傻瓜。”说着拉起他的手理了理衣袖:“我也喜欢你。”
蔺晨瞬间心情又晴朗了。“我要快点长大。长大了就不会被飞流捏脸。”长大了就能离长苏更近。
梅长苏捏捏他的脸,满满的是宠溺,看着他的笑本已冰封的心湖总会感觉一丝丝的温暖。

52 17 /  
评论(17)
热度(52)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