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巍澜】再回首01

01

午后白惨惨的阳光洒在一片雪原上,没有一丝温度,光秃秃的树枝朝向湛蓝却没有活气的天幕。
赵云澜倚在树干上喝着酒,肩膀边的树杈上窝着一只黑猫,他刚拿出酒准备喝上两口暖暖手,黑猫就伸出一直揣在肚皮下的爪子挠他的肩。
赵云澜拿着酒的手动了,斜眼看了一下黑猫,咧嘴笑了说:“猫不能喝酒。”
黑猫嗤笑一声说:“你猫爷爷活了几千年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尝过。”
“是是,所以你那九条命还剩几条?”赵云澜喝着酒,看着正在舔舔爪子的大庆,笑出一口白牙,伸出一只糙汉大手按在它头上有点粗鲁地揉搓,大庆露出两颗尖牙,露出爪子的猫爪呼向赵云澜。大庆的爪子没有落到赵云澜的脸上,不是因为它对主人那张人模人样的脸怜香惜玉,而是它感觉到一丝九幽之下的阴寒,收了爪子从树枝上溜了下来,端正地蹲在赵云澜脚边。赵云澜看着这只暴躁的老猫突然变成一只乖巧小猫咪,就知道等的人要来了,他拎着酒瓶,边晃着酒瓶边四处张望,扬声说:“大人远道而来,喝口酒暖暖?”
话音刚落,一道黑雾在他面前凝成一个人形,人的面目依旧掩在看不透的黑雾里。
“让令主久等。”
赵云澜时常想这黑袍之下的斩魂使到底是什么模样,能有如此温润的声音,大概样子也不会太狰狞。赵云澜欠了欠身说:“大人远道而来,辛苦了。要不要喝杯酒?”
“多谢令主好意,本使不好杯中物,令主也莫纵酒。”斩魂使立在雪原上,宽袍大袖纹丝不动,仿佛是一尊矗立了万年的雕像似的。
“多谢大人的关心。既然这样,我也不耽搁大人的时间。”赵云澜把酒瓶收好,把放在脚边的两个酒坛子拎起交到斩魂使面前,“大人交办的事办好了,刚好手边就只有几个喝空了的酒坛,就将就封在里面。大人不要见怪。”
“岂敢,此番游魂逃逸人间为祸,多赖令主相助。”说着斩魂使朝赵云澜拱了拱手,接过那两个酒坛子,便消失无影无踪。
斩魂使刚消失,大庆就蹭蹭蹭地爬到赵云澜肩上:“冷死猫爷爷了。”
赵云澜笑着把大庆扒拉到怀里抱着,挠挠他的脑袋,说:“亏你长了这一身毛,还冷哆嗦了。”
“斩魂使来自九幽之下,带着黄泉的阴冷,岂是我区区一身毛能抵挡住的。”大庆把自己团成一团,“今天要吃炸小黄鱼。”
“好好,回去给你炸。”赵云澜想着这斩魂使,又说,“大庆,你说你活了几千年,那到底是你活得长久些还是斩魂使活得长久些?”
“我记得还是小猫的时候,这天地还没有人。斩魂使执掌三界,是天地间有人之后的事。”
“这么说,你还活得比斩魂使还长久些?”
大庆眯着眼,那张毛绒绒的脸看得出来是在苦思冥想着,“我也不敢说自己比斩魂使活得更久些,总觉得我不大记得以前的事,许是那时候还是一只傻傻的小猫,什么都不懂。”大庆说着在赵云澜的怀里叹了一口气。
“那你见过斩魂使是长什么样的?”赵云澜揉揉它脖子。
“没见过,老猫不大想知道他长什么样的。”
赵云澜总觉得斩魂使那温润的声音,是那千尺黄泉的阴寒中的一丝暖流,这么些年与斩魂使没有深交,可总觉得这一丝暖流对他很有吸引力。
大庆听说了赵云澜这想法,一双猫眼盯着他看了许久,“赵云澜,你是疯了。”
在这一人一猫身后,斩魂使又悄悄地出现了。他敛住了气息,看着这渐行渐远的一人一猫,听着他们一路谈论着自己。他慢慢抬起手,拉下黑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双眼紧盯着赵云澜背影,目不交睫任风雪吹刮在脸上。一直到赵云澜走远了看不见了,斩魂使才转身回到九幽之下。

评论(15)
热度(69)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