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小青龙饲养日记04

赵云澜在家里过了一个他梦寐以求的周末,有喜欢的人陪在身边还有两只不省心的小宠物在屋里闹腾。沈巍在书房里把新一周上课要的资料整理好,起身走到客厅,只见赵云澜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面对着大屏幕在打游戏。沈巍管着他抽烟,他便叼着根棒棒糖,小青龙也坐在他旁边边吃手边看着赵云澜操控着角色打怪。大庆在屏幕前上蹿下跳地瞎指挥,赵云澜照着它的屁股踹了一脚,大庆气得正要亮爪子挠,可一看站在不远处的沈巍,立马不敢造次。

赵云澜见大庆变得像只猫,不用想就知道为什么,回头看向沈巍,笑得眉眼弯弯:“忙完了?”

“嗯,晚上有想吃的吗?”沈巍走上前坐在他身边。

赵云澜嬉皮笑脸地凑上前说:“想吃你。”果然看到沈巍的耳朵又红了,赵云澜放下手柄得寸进尺地伸出爪子摸上沈巍的耳朵。

这人凑近了呼吸里还有点点甜味,沈巍拉住他的手揣在自己的手里:“腰还疼不?”

“不疼,必须的不疼。”

沈巍的脖子也开始红了,低头浅浅笑着:“快说晚饭想吃什么。”

赵云澜凑上前挨在沈巍肩上:“媳妇做什么我都爱吃。”说完抱着沈巍的脖子亲了一下。

小青龙吃着自己的手看着赵云澜缠着沈巍腻歪,歪着头眨巴眨巴眼睛,噌噌地爬到赵云澜身上,伸着头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下。赵云澜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双手架着小家伙的胳肢窝举了起来,左右看看:“这小宠物有点意思,大庆小时候也没有这么有意思。”

“嗤,猫爷怎么说也是高贵的猫,怎么会像这家伙一样。”大庆仰起他沉重而高贵的脑袋,睨了赵云澜一眼,跳上了猫爬架上。

“看老子什么时候领只狗回来好好治治你这猫病。”赵云澜把小青龙放下来,让小家伙坐在自己膝盖上,“这家伙是个什么来历。一直一声不吭的,会说话的吗?我还以为是来了一只伶牙俐齿的,可以天天和大庆说相声。”

沈巍看着小青龙,心里猜测这多半是和妖族有关,花族那小妖送的花蜜多半不是单纯为了报答他的相助之恩。他看着赵云澜抱着小青龙那新鲜劲,便暂时不说破,只说:“先养养看。明天你把他带回特调处,让处里的人多和他说说话,也许会学会说话。”

“带回处里,那几个没一个正经的,一不小心不得把他教坏了?不如你把他带回学校,教育得从娃娃抓起。”赵云澜突然想起,“哦对,你明天要上课。”

就这样,待到周一,赵云澜把沈巍送到学校后才到大学路9号。

“哟,领导这是带娃上班呢。”祝红刚吃完早餐正在补口红,“小可爱给姐姐抱抱?”

小青龙往赵云澜怀里钻,祝红收回手:“龙蛇相类,怎么也算半个同族,还不让抱了。”

“你那吃小孩的口红把他吓到了。”

“小孩就不吃,但老娘想把你这假和尚吃了。”祝红冲着林静吐了吐蛇信。

躲在赵云澜怀抱里吃手的小青龙,自打破壳以来两天多除了喷了一个火球差点把大庆烤了多,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可看到吐信子的祝红竟脆生生地笑了两声。

“哟呵,厉害啊祝红同志,来再吐次舌头看看。”赵云澜端着一副周幽王的德行。祝红决定把领导的话当耳边风,坐下来开始一天的工作:“领导,今天我要督促在人间的鬼族走访登记,还有汇总各地妖族的住宿登记。哦对,还有月度成精许可证发放研判,忙着呢,没空给您逗娃娃。”

看着敬业爱岗的祝红同志,赵云澜呵呵笑了两声,刚笑完汪徵那空灵的声音响起来了:“赵处,今天九点您有一个电视电话会议,在市局三楼。”

赵云澜一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就开会,飙个车应该能赶到,只好把小青龙放下,对大庆说:“好好看着他。”说完就拿起公车钥匙就走。

老李依旧给大庆炸了香喷喷的小黄鱼,大庆对老李那疙瘩还没完全过去,看着小黄鱼心猿意马的。老李看到大庆那沉默的样子,识趣地走开。小青龙嗅着小鱼干的香气,凑上前去抓起一条小黄鱼咬了一口,另一只爪子又伸上前拿了一条小黄鱼。大庆虽然气着老李,但也没有和小黄鱼过不去,看到小青龙在吃他的鱼,忍不住地也凑上前去吃起小黄鱼。

本来有点落寞的老李看到这两只在抢着吃小黄鱼,顿时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了理想,元气满满地又去煎起了小黄鱼。

待赵云澜开完会回来,一进门扑面而来的是小黄鱼的酥香味,吞了吞口水进去。办公室每人桌上放了一碟热气腾腾的小黄鱼,老李端了一碟新炸的小黄鱼,看到赵云澜:“赵处回来了,要不要小黄鱼?”

赵云澜随手拎了一条鱼吃,“大庆呢?”

“带着小娃娃在菜园里捉鸟。”楚恕之把他在湘西出差的工作汇报交给赵云澜,指了指菜园的方向。

赵云澜探头看了眼菜园,看到自家的宠物在玩互揪尾巴,两只加起来一万岁的宝宝玩得十分和谐,赵云澜叼着烟露出老父亲一样的笑容。

评论(8)
热度(118)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