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江湖相忘远

已云游,勿念

宁弈:我有一个护着我的哥哥。
萧景琰:巧了,我也有。哥哥是个白月光,大部分时间活在台词里。
宁弈:我哥也是。他被人构害,背着污名被杀。
萧景琰:(⊙ω⊙)我哥也是,嘤嘤嘤。我被爸爸远远丢去了东海。
宁弈:我被爸爸丢进了宗正寺当阶下囚。不过,剧本上说我后来搞倒了太子和其他兄弟,做了皇帝。
萧景琰:我也是,不过是有一个故人来助我。
宁弈:我也有,他是因为我哥哥而来助我。
萧景琰:我的故人也是。
宁弈:麻烦攻略共享一下。
萧景琰:没有攻略,那位故人事成后离我而去,埋骨北境,留我独守万里江山。

宁弈:我好像也是独守万里江山。

唉……………………

帝师番外(一)

蔺九

建平元年,刚禅位与刚辞官的帝相在江湖游玩了半年,终于如约地回金陵小住过年,皇帝自然十分上心地让人地丞相府打扫,早早地把地龙烧暖了,一天天地算着日子盼着他们来。
梅长苏和蔺晨在小年前一天回到金陵,皇帝早就在相府等着了,相府门前的石阶都快要被踩出脚印来。黎纲驾着马车稳稳地停在相府前,蔺晨先探身出来,扶着梅长苏下了车。皇帝上前扶着梅长苏说:“父亲,可算等到你们了。”
梅长苏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回身看向马车。皇帝有点疑惑地看向马车,只见蔺晨扶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下马车,那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皇帝看着梅长苏笑吟吟地探头去看了看那襁褓里的小孩,心里十分惊疑。蔺晨看着皇帝的表情,笑着说:“进去慢慢说...

【蔺苏】帝师90

90

尾声—归去来
晋隆庆十三年,文帝禅位给太子,改元建平。同时,丞相也挂印辞官,由王褒继任丞相。开创基业的帝相都退了下来,可他们的故事还在民间经久不息。
丞相府里,蔺晨指挥着仆人收拾行囊,梅长苏抱着蔺晨从琅琊阁带下来的狸花猫,从前的橘猫早几年已经埋在了院子里的花树下。梅长苏给蔺晨沏好了茶,说:“接下来我们是要去黔州了。”
“我们还是起沱江,先去秦大师那里吃素斋,然后去舞雩山庄讨几坛辣花生,再往黔州去。”蔺晨接过梅长苏递来的茶盏,抿了一口茶,“不对,我得先带你回琅琊阁一趟,让琅琊阁上下都好好认识认识阁主夫人。”
梅长苏随手摘了颗葡萄朝蔺晨扔去,说:“你看我现在是闲人一个,以后可要赖着你来养我了。...

【蔺苏】帝师89

89

梅长苏从未被蔺晨折腾得这么狠,他觉得自己都要散架了,连动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可不得不感叹自己身体与往日不同,虽然累得快散架了,但竟还能咬牙起来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他还钻回蔺晨的床上,扯着蔺晨的袖子,蔺晨把他搂住。梅长苏呼吸着这熟悉的气息,再也忍不住的埋首在蔺晨的怀里痛哭,这一哭也把蔺晨引得眼睛红红的。人生在世,该离开的终究会离开,该是纠缠一生的总还是兜兜转转的回到身边。
梅长苏蹭在蔺晨怀里睡了一晚,半年的孤枕独眠终于找回了枕边人,加之身心俱疲这一觉睡得日上三竿还没醒。蔺晨披着外袍坐在床边,趁着梅长苏还没醒,细细地看着这个人。蔺晨抓起他露在被子外的手,揣进袖里,虽然现在梅长苏的身子比以前...

【蔺苏】帝师88

88

梅长苏其实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他洗漱更衣后找了山上的僮仆打听蔺晨起居的院落在哪里。蔺晨现在是阁主,是真的有点忙,梅长苏在自己的院子里喝着茶等着,一直等到天黑了才离开院子去找蔺晨。
蔺晨正在自己的房里看书,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没看完一页,心乱如麻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听到有敲门声,蔺晨立马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去开门,可手搭在门闩上时又缩了回去,这时门又响了两下。他心跳如鼓,他知道门的另一边是谁。
“阿晨,是我。”门的那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我能进来说两句话吗。”
蔺晨心想就听你说两句,便一下开了门,说:“进来说话。”
梅长苏第一次来到蔺晨在山上的院落,院子里不知种了什么花,弥散着一阵甜甜的花香。蔺...

【蔺苏】帝师87

87

北燕被打服气了,交了降表不得不接受包括允许晋人在燕开设私塾入仕为官等条款,待诸事了结已是三月中。经过北燕一事,太子在朝中声望日隆,朝中众臣对于储君寄予厚望,梅长苏放心地让太子监国,自己与卫铮上琅琊山
上山前,黎崇到相府求见梅长苏,黎崇在官学里设坛讲学,每年参加春闱秋闱的士子里不少是黎崇的弟子。蔺晨被老阁主逼着回山上这个事的内情,黎崇听着聂真说了一通,感慨了一番梅长苏这些年的不易同时也为蔺晨感到委屈。
梅长苏听说黎崇来求见感觉有些意外,心里隐隐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要上琅琊阁找蔺晨。黎崇见着梅长苏,开门见山地说:“臣听说陛下要上琅琊山,为了陛下上山一路顺利,臣有一物献给陛下。”说着便解下自己多年...

【蔺苏】帝师86

86

尾祭一如百官期盼那样顺利地结束,梅长苏没有回宫里,而是回丞相府。橘猫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在院里的积雪中扑腾了几下走到梅长苏的脚边,梅长苏把它抱进内室。当日他为蔺晨准备的丹书铁券还放在案头,蔺晨只带走那幅画,其他的一概都留在这里。
梅长苏揉揉猫脑袋,自言自语说:“我要是上琅琊山找他,他会见我吗?”
“陛下想要见蔺先生,等天暖和起来臣与陛下一起去?”
梅长苏听到人声一惊,抬头看见卫铮正在门边手里拎着一坛酒。卫铮把酒放在梅长苏的桌上,说:“飘蓼刚从云晔那回来,带了几坛好酒。”
梅长苏开了封口闻了一下说:“果然是好酒。”
“臣来之前问过了晏大夫,他说陛下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喝不得酒。只是不知道陛下禁...

【蔺苏】帝师84

84

马车离开金陵往琅琊山方向的方向去,蔺晨抱着那个青布包,安安静静地坐在马车里。朱砂陪在他身边,看着他这样安静的样子感觉有点陌生。蔺晨觉得在金陵的几年像是一场大梦,梦里他实现了自己的抱负,遇到了心上人,意气风发,可一道惊雷劈下来,梦醒了他什么都没有。往后怎么办,蔺晨没有心思去想以后,他现在就开始思念起梅长苏,想他是不是醒过来了,想他知道自己回琅琊山了会是怎样反应,后悔自己没有看他一面再走,也后悔这么些年来竟没给他留些画像存念,万一日后自己老了记不起他的模样怎么办?
“师哥,”朱砂看着像木雕似的蔺晨,既心疼又担忧,轻轻拉了拉蔺晨的衣袖,“我下山的时候听到长老们说让你到寒潭思过。”
“知道了。”蔺...

【蔺苏】帝师83

83

到城北大营来回不过是一旬,蔺晨刚回到金陵,藤黄就找上他说朱砂在相府等着他。蔺晨听了心里一沉,朱砂在等他,这一定是有什么事要与他说。蔺晨首先想到的是蔺琛,他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蔺琛了,他开始害怕是不是蔺琛不好了。当下便与太子告了个罪,自己先回相府。
朱砂见到蔺晨,开门见山就说:“阁主让我把这信给你。”
蔺晨接过信,大气都不敢透,手止不住地颤抖,信上的内容他来回看了两遍,脑子嗡的一下空白了。蔺琛好得很,不好的是在宫里的梅长苏。原来自己那隐隐不祥的感觉没有错,是那人和晏大夫一直瞒着他,瞒着他说静养一阵就好。
蔺晨冷笑着说:“你到云来客馆让藤黄给老爷子发个秘信,让他把冰续草送来,我会回去的,至于是竖...

【蔺苏】帝师81

81

蔺晨带着太子回金陵后,太子的冠礼也准备举行,太子行了冠礼后便要考虑选太子妃的事情。皇帝不选妃立后,大臣们的盼头只好放在太子身上,梅长苏的案头上又堆了好些京中闺秀的画像。蔺晨对选太子妃一事非常有兴趣,拿画像一个个评点,梅长苏看他这样子就想起当年自己还是晋王世子,这人拿着柳倩蓉的画像在自己面前极力称赞的样子。
蔺晨见他在走神,便推了推他,说:“在想什么呢?”
“在想第一次占你便宜的时候。”梅长苏十分坦诚地说。
虽然日常自己都在上,可是第一次却被人压了,蔺晨可记得清清楚楚,被压的瞬间他脑子是空白的。“我实在没想到你会那样子反应。”蔺晨把手里的画卷收起来,一手支着腮,看着面前的人,想起相遇时他二十...

1 2 3 4 5 6 7 8 9 10

© 日暮江湖相忘远 | Powered by LOFTER